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明志略17岁了
查看: 184|回复: 21

【禁忌之匙(杜云芊x杜司臣)】写在甜蜜乐章之后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发表于 2021-2-3 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志同人
主角: 杜司臣 杜雲芊 
主要配角: 城仲瑄 
明志系列: 甜蜜乐章 
篇幅: 中短篇
文风文类: 正剧 
与原作相近度: 100%
作者前言/简介: 至爱骨科
剧情关键字: 甜蜜乐章后续
原创性: 原创
本帖最后由 灵兰泪 于 2021-2-3 06:21 编辑
, `% u$ ]4 f9 @+ A3 O" l& [$ }! S2 c. z! `+ a  N0 C; d' v

4 M0 q5 |& l& F6 f: ]  }: E杜家兄妹镇楼~~~
3 \1 V! ?* [, _9 l% Q+ b# u+ Y  K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从窗帘缝里稀稀落落洒进来,床上的杜云芊慢慢睁开眼。她还没有完全习惯美国的时差,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 L2 t9 x" x. C. c        枕头有一块湿湿的水渍,云芊知道,那是自己昨晚又不争气地梦见了那个男人流的眼泪。3 S- i) B3 m% I; X
        想起梦境,她一下没了睡意。一个月前那难堪的一幕让她终身难忘,即便躲到了地球的另一端这个小到地图上看不见的美国小镇,依然抹不平心中的痛。5 m" k4 U, j% q7 N( t7 Z' ]5 U
        她一下坐了起来,用力抹了一把脸。一会儿九点还要去小镇的教堂给唱诗班钢琴伴奏,下午两点还有一节小提琴课,五点有两个学生来学钢琴。
4 T! A7 \8 V6 J6 i% n* ~; ?7 x  }( v0 w: r/ t5 S! u( r
        云芊换了件白色的连衣裙,走进浴室。浴室木质墙板上挂着二手店里淘来的镜框,干净的地板上垫子是从超市五美元买来的。比起当年锦衣玉食的大小姐生活,这一切简朴的简直让她有种不真实感。她嘴里含着牙刷,用力擦了擦镜子。镜子里的女人让她恍惚起来。
" [$ S0 i* B* i4 ~' U# o: D" _        “你是谁?谁是我?杜云芊又是谁?”; C6 k# l' k1 d7 m$ u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杜云芊走了。% K# ^7 s4 b3 _4 T' b
        在一系列疯狂的、人气爆棚的巡回演唱会结束后,她宣布退出娱乐圈。
3 Q1 _& E! ^% S) r- t2 z  \2 X        随后,她失踪了,杳无音讯。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出现在公众眼前。/ b8 E+ U( P7 t8 L
        包括杜司臣在内。: ^; C" Z$ w8 b# {4 w
        继方若绮之后,实力和人气兼备最有望登上天后宝座的杜家大小姐杜云芊,就这样以最完美的姿态,离开了公众的视线。
5 s7 a( M3 q, r2 h# M; t, c        留下身后事,成为一个谜。
9 ~8 ]) Q/ {. `" h4 O) R, B        然而公众的热情,并没有随着她的离去而消退,相反,粉丝的数量直线上升。一连几周,每家娱乐杂志、周刊和网站的头版头条都是——“杜云芊去了哪里?”无数粉丝因为云芊的退出而痛哭流涕,甚至堵在了纯真年代原本的办公大楼前,高举着杜云芊的海报、CD、荧光板,甚至打出了“云芊回来吧”的横幅,希望能够再见杜云芊一面,甚至只是希望有人能把心意传达给她,让她再出来说一句话。
9 m, G" P: `+ @         
# \$ V0 k7 H9 P, U) i% v: _* o        可是等来的却是公司主管城仲瑄的声明。娱乐公司纯真年代已经解散,艺人们的合约都已到期,现在他们各走各的路,至于公司的资金,属于杜家,杜云芊小姐只拿走了属于自己的一部分片酬,其余皆纳入杜氏企业名下,由杜司臣接管。/ p. |) l8 j& G4 O! Y. C
        随后,杜云芊的圈中挚友杨安妤又公布了一封杜云芊亲笔写给粉丝们的公开信,信中说道,解散纯真年代是她自己的决定,并非杜家相逼。纯真年代一路走来,多亏有父母和兄长的支持。如今杜氏企业陷入困境,身为杜家的女儿,理应倾尽全力,帮助家人脱困。至于自己,在娱乐圈中三年,深感疲惫,力不从心,想给自己放个长假修复身心。希望粉丝们理解她的选择,不要把怒气发泄在杜氏企业身上。如果粉丝们能够体谅她的选择,请今后多多支持杜氏。) ^& a& H. }/ B/ \
( h* D. ]& G3 _9 N* [
        通稿一出,本来相信杜氏为了自己的利益逼杜云芊解散纯真年代,拿偶像们的血汗钱填补商业资金的损失的粉丝们,如今只剩下唏嘘一片。公众有感于云芊的孝心和急流勇退的勇气,杜氏的声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不少,股票也有了起色。加之纯真年代的近百亿资金归于杜氏名下,一时间,企业危机缓解了不少。
% ~' L& k3 ]. `& v5 D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所有企业的员工现在过的都是战战兢兢,乌云笼罩在整个大楼之上。因为,他们的老板——杜家大公子——杜司臣,的心情,很不好,很不好。
* D! z: _( T1 e6 Z0 o( ]        不好到现在除了城仲瑄,没有人敢到他的楼层去。生怕这片乌云的,随时变成闪电,劈下来,不死也掉层皮。) X# f, j6 L: y6 e4 ^! Z$ r
        
2 ]! }, _4 h/ C; U2 l        杜司臣死死盯着桌上那封信,满脸都是阴霾。生意的起色并没有让他心情变得多好。自从云芊走后,他就变成了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包。( t$ \" l1 T# Q' A$ y7 l' q. {# a4 V
        桌上这封信,就像个导火索。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是杜云芊的字迹。信是写给粉丝的,那副官方的口吻,是杜司臣从没见过的。他的芊从不会用这种口吻跟他讲话,但是现在,她甚至不愿意再跟他说一个字。这封信竟然还是从杨安妤手中拿到的。
6 c3 ~6 g* W# X6 w        她想做什么,他很清楚。她在尽一切努力撇清他,买断跟他所有的关系!年初艺人们的合约到期她不续签,他早就应该想到有今天。她偷偷地清算了公司的资产,卖掉一切能卖的,推掉了所有的合约,连开三个月的巡回演唱,最后,她把几年来辛苦挣下的钱都留给了他,自己走了。3 }' b- n" q6 h  S
        这封信,就是在赤裸裸地打在他脸上!她宁愿写长篇大论给粉丝们,也不愿留只言片语给他!
& @. h% L, R5 l        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她做得如此干脆,如此决绝!
7 N/ \" W. ^5 }; u        就这样逃离了他。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知道她和什么人联系,甚至不知道她身上带了多少钱。1 v. x( F* \5 W+ I' T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找到云芊!”良久,城仲瑄终于听到杜司臣的指示。他慢慢抬起眼,对上了杜司臣暗藏风暴的眸子。
2 C  U* U+ y3 F7 k6 d5 A: l9 w* `' U8 w         “总经理,这很难。”城仲瑄坦白地说,“大小姐没留下任何痕迹。我查过了纯真年代的账目,她应该只带走了五万美元,然后注销了所有的银行账户。这几年她挣的其他的片酬,包括最后几个月巡演收入的十亿,全部留给公司解决目前困难。大小姐最后能查到的航班是台北到纽约,进入美国国境后,就再也查不到她的信息了。航班、火车和租车公司,都没有她的记录。我猜她应该是选择了灰狗之类的长途汽车,而且是用现金,所以无迹可寻。”
5 r, r, O0 J) u! h6 o9 v        杜司臣的嘴角死死抿着,整张脸犹如大理石般僵硬,只有眼角跳动的青筋,显示出他内心的愤怒。“查她到纽约那天,所有离开纽约的长途汽车,最好能搞到售票处和车站的监控录像。”
) v" e3 J+ v3 ^& D6 r        城仲瑄轻轻叹了口气:“总经理,恕我直言,这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您的要求,估计只有FBI才能满足了。退一步讲,即便您能搞到录像,也无法追查大小姐的下落。她未必到美国的当天就乘车离开,也可能会随便找个什么小旅馆休息几天,也可能乘当地的bus去了周边城市再坐长途汽车,纽约有无数个长途汽车的售票处,更何况她也可以找人代她买啊。我想,大小姐她是有意避开您的追查,美国这样大,除非她自己想现身,您恐怕是很难把她找出来的。”5 S  Q/ ^! T3 s9 g& D
        杜司臣的脸上不期出现了一丝挫败,仿佛一瞬间那张大理石的面具碎掉了,露出里面浓浓的哀伤。
7 Y3 S* T, y4 P8 V% Y" R1 a$ X         他抚了抚额头,忽然觉得脑袋这样涨痛,身上这样无力。这几周来他一直强撑着,以为云芊会回来,或是会留下什么交代,甚至是让他查到什么线索,可是希望还是在此刻破灭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站立不稳,周身都是浓浓的脆弱感。
% z8 c% T0 E+ G) f8 a        
1 V6 F+ \$ ~0 ?; q' Q# ]7 H        城仲瑄很吃惊。他从没看到过这样的杜司臣。在他的印象中,杜司臣一直是强大的,无所畏惧的,从没什么事可以难倒他,仿佛一座山一样,屹立不倒,有时候他甚至崇拜他。可是此刻的杜司臣,愁肠百结,犹如一个无助的孩子。
2 y7 \: P9 {5 e( v1 b' I         沉默了良久,城仲瑄听到杜司臣仿佛用尽浑身气力,蹦出来的几个字——“盯住纯真年代所有的前艺人,还有杨安妤,云芊肯定跟他们中的谁有联系”。* M4 x! O4 [* P( Z& L+ ^1 ]' R
/ i/ _9 a, |: D+ z- ^
         城仲瑄安静地离开了。而杜司臣,疲惫地跌进转椅中。  u$ u: y5 `; V7 y5 W8 [0 l% w& S( v
        转椅转了半个圈,停在了落地大玻璃窗前。窗外巨型广告牌上,是杜云芊如花的笑靥。那是风靡一时的广告《相遇花精》,让她名声大噪并一举拿下了当年的最上镜模特儿、最佳模特儿最佳代言人,包揽了当年的金星奖。
+ Y) q" A. W8 q. b! K1 ~  W        不知是阳光太强烈,还是广告牌上的云芊太明艳,杜司臣突然觉得眼睛被刺痛了。他仰过头去,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可是一滴泪,还从他的指缝间,慢慢地流了下来。( j8 a% ]0 D9 Y4 H  B! @
        “芊,你在哪里……”
) j# t0 L# D7 v$ b* P- L, z9 M6 n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月过去了,公司生意渐渐好转,但依旧没有任何关于云芊的消息,杜司臣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坏。7 G  w* E2 ?6 I4 }
        “总经理,夏以军来了,他说想见您。”城仲瑄在门口轻轻地汇报。
$ y2 ~; J" }, J        云芊的未婚夫,他来干什么?天知道,杜司臣有多想打他!上次他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说“我跟谁结婚都一样,反正我谁都不爱”的时候,杜司臣一怒之下就退了婚。现在他来正赶在杜司臣的气头上,城仲瑄真害怕里面会爆发什么流血冲突。
  M9 K, H/ X7 M
0 h' b$ g5 I, v$ Q( s        再次看到夏以军那张永远透着一股子忧伤的死人脸,杜司臣突然觉得手好痒,好想一巴掌招呼上去,看看他的面具会不会也崩裂,看看他除了忧郁,到底还有没有别的情绪。2 _0 e# t; L$ {: }. v
        定了定神,杜司臣冷冷地问:“你来干什么?我没记错的话,咱们两家的婚约早就取消了。”
. c5 i( s- D1 x, Z* N/ z7 p        再次相见,夏以军有点惊异,一向以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著称的杜家公子,第一次有如此外露的情绪。这仿佛让他看到了,在他面具碎裂的这条缝隙背后,隐藏着洪水般汹涌的情感。. ]% h7 J. g9 `8 Z% ?7 d
        “司臣,何必跟我这么生疏呢。你我本是一种人,当初还是你们杜家找上门来联姻的呢。我和云芊的婚事虽然取消了,但这次来我是想谈谈你和我妹妹的事。”7 X; D' {) s, d* p9 p
        杜司臣的拳头突然捏紧了,“我和令妹没什么可谈的。我没打算娶她,也不打算和任何人结婚。我杜司臣可以凭自己的能力,让企业渡过难关,不需要借助夏家!”3 Y$ q9 Q( X7 W& k; m
        他发现自己生气的不是夏以军来跟他谈婚事,而是他竟然敢喊她“云芊”!$ U0 h/ B0 ^( x+ ?$ J
        “你说的任何人,也包括令妹杜云芊吗?”夏以军反问。
; e, c0 H, H3 ^( |1 T6 j. W$ B8 ~$ n        “她不是我妹妹!”杜司臣突然大吼一声。
( s6 q2 s- z2 |! G+ G) `* o" E  O+ w        两人都怔住了。
+ s8 i2 G* B1 H8 y- @: ^! @; k. K5 h        话一出口,杜司臣突然觉得胸口一阵轻松。他不想再纠结再否认再执着些什么了。不错,早就该这么做了,如果他早这么做了,云芊不会难过不会心碎更不会就这样决绝地离开他。
& O3 O& r- [2 ]) F+ e1 K        良久,夏以军突然苦笑一声:“你终于承认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从你第一次上门提亲,我就知道你在爱她。”$ _0 |+ L& ~3 W3 p9 d. `
         杜司臣一愣:“你……为什么……”
" u( C$ m4 O) ?! A/ f6 G        “杜司臣,你总以为自己瞒得住。可是你藏得太好了,未免欲盖拟彰。其实云芊未必不知道你爱她,但就是因为这样她更恨你。”夏以军淡淡地转过身去说,“以秋她不懂。如果她懂,也不会哭着闹着要嫁给你。”
. F& t& S& c6 S        杜司臣沉默了片刻,“夏以秋的事情,我很抱歉。当初我不该犹疑不决,不该带她出现在媒体面前,给她无谓的希望。事到如今,我不知该如何弥补。如果有必要,我可以亲自登门致歉,向她解释清楚。但无论如何,我不会娶她的。如果你们夏家要为难我杜氏,我也认了。”- A$ u: H+ [! W& I- c
        夏以军上前一步,直视着杜司臣的眼睛:“杜司臣,难道在你眼中,我夏家就如此小气不能容人吗?不错,你的确是让我妹妹有了误会,可当初我也对你妹妹说了不好听的话。我们就此扯平吧,以秋那边我会负责。今天我来,主要是想和你讨论一下两家商业合作的事情。”
: z3 \+ L: R, I/ ?- d( u- e# F, W+ C        杜司臣微露惊异之色,片刻又恢复正常:“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算账的呢。先是逃婚,继而悔婚,现在又拒绝夏家小姐。我只当两家再无合作的可能了。”$ e& R: v6 c) G
        夏以军微微一笑:“一码归一码。公私分明一向是你杜司臣的强项,你做得一直很好。可是好过头了,不然杜云芊也不会被你伤透了心,一定要离开你。”
* t$ }" R- a! u+ g        杜司臣无言以对。* C9 u3 v3 G9 B) f0 n
        原来对自己的感情了解最深的,不是父母,不是朝夕相伴的朋友,而是没见过几次面的说不清是情敌还是前妹夫的这个男人。8 |$ @6 b; O7 x4 y& u+ o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入夜,城仲瑄处理完手头的事务。他整理完东西,带着最后需要签字的文件去了经理的办公室。
+ L9 ^( V* ?8 ]- y& o        站在办公室前,门缝里漏出的光线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杜司臣还在里面。; c/ x) C2 f6 k5 f! r
        城仲瑄站在门前犹豫了良久。他知道,自从杜云芊走后,总经理的睡眠少得可怜。/ d1 k& n. d" \; R* W/ Z2 N8 A
        他再也不肯回家,不肯面对那栋曾经被大小姐笑语盈盈充满如今只剩一地冰冷月光的房子。他宁可在办公室不眠不休地处理成堆的事务,累了就在隔壁的休息间睡沙发。
% s1 }) G3 v, m. V. K, x" o        又一次还是城仲瑄实在看不下去他连续十几天的加班,累到眼圈发青,发狠拖着他回家。结果杜司臣大发雷霆,最后妥协的结果是找了家五星级酒店让他洗了个热水澡睡了一觉。. P; Z6 E! q/ H7 n, q
        第二天醒来的杜司臣,却比前一天更沉默、更冰冷。他一言不发地接过城仲瑄从家里拿来的换洗衣物,走进了洗手间。
& |* q, U' F9 [: s4 i. d3 l" m        而城仲瑄却发现枕头上那片疑似泪渍的湿痕。
2 e1 p# P  o% |        那天起,城仲瑄就知道,为什么杜司臣让自己忙得喘不过气来。因为停下来,他会更加窒息。为什么他不愿睡觉。因为他不敢入睡,他害怕做梦。因为梦境是不受他控制的、最真实的心境的写照。
2 x- b. s2 v6 |7 ?: q. J0 A        他在梦里也会哭的吗?是的,这个强大的男人也有会让他哭的人。4 f( y! v8 Z! ^2 U/ ]8 U
        那个人,城仲瑄不会笨到猜不到是谁。
) q+ E. M# `; U6 L$ u! p4 `2 K, D& |2 j! g) i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认命地敲敲门。% o( C0 K* F1 X. B
        “进来。”杜司臣站在玻璃窗前,凝视着外面的广告牌上云芊的笑脸。他没有回头。8 R! M+ u. V4 d
        城仲瑄小心翼翼地把文件放在桌上,对着杜司臣的背影,汇报公司情况:“总经理,夏家和我们的合作项目已经启动,资金今天已经到位,现在只需要您的签字,明天就可以动工了。另外,穆勒家族也提出可以免息借给我们一大笔资金,帮助我们度过危机。”/ b; |6 K+ {( M& @
        杜司臣并没有把眼睛从广告牌上的云芊移开,他只淡淡地吩咐道:“把东西留下,你回家休息吧。”
0 V& j# M3 J5 k9 y4 x  o# [+ A$ k        城仲瑄犹疑了片刻,还是决定不怕死地开口:“总经理,请恕属下之言,您已经三天没合眼了。我知道大小姐的事很让您焦心,但您这样子惩罚自己,是于事无补的啊。”* E  \8 Y* f9 S) O6 c8 B5 t
        杜司臣叹了一口气,缓缓转过身,“仲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失败。”4 @& t$ a. S7 G5 r* T
         城仲瑄愣了一下,“不,属下一直觉得您很了不起。自从属下跟随您,一直觉得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住您。以您这样的年纪,独自撑着这样大一个企业,能经营的风生水起,属下很佩服您的能力。”+ J5 d* O% e! O+ Z2 E) J% f6 \8 `
        “可是我却连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杜司臣哀伤地说,“我一直想给她最好的,想让她过得衣食无忧,永远像个公主那样。我曾把她当成珍宝来爱护,可是我却亲手伤了她,逼得她现在抛弃一切逃离我。”
6 S0 b( a" @; {        城仲瑄嘴巴张了张,又合上,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g0 g+ I+ t# a, b7 |/ p- B" M- }9 h* O6 ~+ I' B
        “她曾经过得那样锦衣玉食,现在却只带着几万美元。这点钱在以前只不过是她一个月的零用钱,现在,却是她的所有。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为了避开我的查询,跟一群走私犯、犯罪分子、吸毒者坐在同一辆巴士里,住着连安全登记都没有的小旅馆。我不知道她过得有多辛苦,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有没有遇到危险。”
' D1 g  I% z6 N6 }3 t4 t# _        城仲瑄沉默。/ q7 V# h) H2 y; D# T4 e

# E: D" n6 E( c        “我无法保护她,可是我现在却实实在在受到她的保护。她留下所有钱帮助我,她发动粉丝支持我,连夏以军,甚至是穆勒集团,都是因为她才跟我们合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芊她肯定去拜托过杨安妤和纪翔。”' N+ C: m1 \- \; k
        城仲瑄默认了。下午的时候,克烈斯亲自打来了电话。在交代完穆勒家族有意与杜氏合作的事宜后,他忽然对城仲瑄说:“纪翔托我告诉你一句话,请转达你们的经理杜司臣,他是世上最蠢最固执最愚不可及的男人。纪翔为什么这样说,难道杜云芊的退出真的和杜司臣有脱不了的关系?”. U* p1 U3 s& X5 u
          城仲瑄还是决定把这句话先咽下去。“总经理,恕属下无礼,我想请问,如果您能找到大小姐,您要以何种身份来面对她?哥哥?朋友?还是……您打算未来怎么办?”
/ d$ u  j8 [1 b5 l+ d: [" E$ p: A        杜司臣沉默不语。' `" I) D! K' {& G) m
        “属下认为,总经理应该先理清自己的思路,想好未来的对策。如果您还像以前那样,会再一次伤害大小姐。我相信,她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这种伤害了。”6 o/ L/ T6 z5 y
        良久,杜司臣没有回应。城仲瑄的心提了起来。突然,杜司臣轻轻的说:“谢谢你,仲宣。”城仲瑄刚松了一口气,又听见他说:“请帮我约夏以秋小姐在高级餐厅见个面,越快越好。”' {% r3 v5 K0 ^

+ j# |0 P* Y! U  k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咖啡匙在杯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从热到凉,再到冷。犹如自己的心境。
# h* d3 J2 i4 g        夏以秋盯着咖啡杯,始终没有喝的意思。5 |# W3 n# X' K0 J! I9 n7 H
        杜司臣觉得尴尬,更多的是愧疚。他轻咳一声,用歉疚的口吻说:“夏小姐,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过去给您造成的误会和困扰,我万分抱歉,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今后如果您需要我任何帮助,请尽管开口,只要是我杜司臣能办到的事情,决不推辞。如果您还怨恨我,我也能够明白。我只请求您一件事,请千万不要怪罪到云芊的身上。一切错误都是我造成的,请不要怨恨云芊。”
) @/ y- z- ^% ]4 H! S5 h        夏以秋凄凉地笑了,只是嘴角的抽搐,看起来更像是哭:“杜司臣,遇到这种事情,没有一个女人不怨恨情敌的,哪怕她再无辜。”
" y6 w# p8 X0 d- b+ w, ~        杜司臣还想解释,却被夏以秋打断了。她别过头去,望着窗外那片绿色的梧桐,“杜司臣,你还记不记得你去我们家找我哥哥提亲的时候第一次见我,我穿的什么衣服?”
5 q7 O) {' B$ A$ o; _        杜司臣摇摇头。2 S* H1 ~  O& m2 \5 g) \
        “可是我却记得你穿的是什么。你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打着天蓝色的领带。我从没见过哪个男人穿白西装如此挺拔帅气,所以我一下子就爱上了你。”夏以秋缓缓地说。& w! g1 W; _$ H6 O9 U
        “所以我一直嫉妒杜云芊,因为她得到了你所有的关爱。虽然那段时间我在你身旁同进同出,但我知道,只要有杜云芊在的场合,你从来吝啬给我一个眼神。我哥哥说我不懂你,其实我怎么会不懂呢。当一个女人深爱一个男人,会把所有的心思投注在他身上,会翻来覆去琢磨他的一言一行。当我看到云芊并非杜家亲生女儿的新闻时,我一点也不吃惊,我只感到害怕。因为我知道,我就要失去你了。”( e: u7 X% K! F8 A# `
        “你从来不曾得到过我,谈何失去。”
& e. a: ]0 O* X        夏以秋转过脸,盯着杜司臣的眼睛。她想从这双大海一样深沉的眼中看出什么情绪,愧疚、惊讶甚至是慌张。可惜她失败了。8 V8 L* r6 L6 ~: R
        杜司臣只有面对跟杜云芊有关的事情时,才会泄漏情绪。此刻的他,波澜不惊。
3 j# h4 h- B2 u- T4 A1 z        夏以秋突然觉得自己一败涂地。
) G, c/ G2 P7 }$ ], S: p% w5 z, L        “杜司臣,我恨过杜云芊,可是此刻我很同情她。想必她离开你的时候,心境和我现在一模一样。你总是这个样子,隐藏的太深,可是女人是一种需要安全感的动物,没有哪个女人经得起一次又一次的挫败。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你自作自受!”' [/ L9 d$ T( t5 m
        她迅速站起身离开,“我们就此别过吧,愿此生再不想见!”" R; Q$ g( M4 l+ ^8 H/ X
        杜司臣没有动。他任由夏以秋把那杯冷咖啡泼了他一脸。
8 P0 n( h& s' {( M        此刻他的耳边,一直回响这那句“你自作自受”!- ?6 [' e1 S$ V5 Q- k& s
2 L: O- n8 o1 X. x! X3 b& P6 }
        城仲瑄不得不又跑了一趟杜家,拿了一件干净的衬衫给杜司臣。) {' t2 h) y, g1 T- [) |
        杜司臣在洗手间刚洗完脸换好衣服,突然听见背后有个男声冷冷地说:“不愧是杜家大公子,妹妹失踪好几个月,还有心情在外面沾惹花花草草。”7 w) P+ L7 A( s: H
        杜司臣懒得回头都知道是谁,他一向不予外人多废话:“我们杜家的事,与你一个外人无干。”
, V. P5 z0 p- T+ K! m3 P. z        沈惟真被他的态度惹火了,他突然上前一把揪住杜司臣的衣服,强迫他转身:“杜司臣!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无数次弄哭了云芊,无数次让她伤心落泪。你口口声声爱护她,可你伤害她最深。你让她心碎离开,远走他乡,自己却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你该死!”! ^: v: D( l6 D& e: {0 v$ B7 h! N0 u
        讲到最后,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突然举起拳头,朝着杜司臣的脸重重挥去。- r" L- u8 H) X, C. A; S/ W! r
        杜司臣心中突然涌出一阵怒火。他无法压抑自己想动手的冲动,侧脸避过这一拳,同时用左拳击中沈惟真的腹部。沈惟真踉跄着后退几步,不甘示弱地又冲了上去。
' u6 x$ M# x6 i1 ], F         杜司臣索性抛开手中的外套,也挥起了拳头。两人以来我往,拳脚相加,洗手间顷刻里狼藉一片。5 _' z) o9 G3 G
        城仲瑄远远看见金皓熏走来,两人开口还没聊几句,突然听见洗手间那边传来砰砰乓乓的巨大声响。金皓熏脸一白:“糟糕,沈惟真在洗手间里。”$ G/ f; R4 h/ \8 M
        城仲瑄心知不妙,两人飞奔过去,一打开门,看见杜司臣和沈惟真正扭打在一起。沈惟真肚子上挨了几拳,跌倒在地,而杜司臣眼角红肿,看来对方下手也不轻。' l" M+ a# E7 `9 R" z* u. @
        城仲瑄和金皓熏赶紧冲上去挡在两人之间拉架。城仲瑄抓着杜司臣的胳膊一个劲儿地说“经理请冷静”,而金皓熏扑上去拦腰抱住沈惟真阻止他再爬起来打:“惟真,你在干什么!外面追梦公司的人在等着给你拍广告,你想上明天的八卦头条吗!”6 `4 a+ K3 S- y' ]8 g( T- ]
        ; |! U( R5 o2 Q8 ?6 {) v
        杜司臣渐渐恢复了冷静,他懒得去理会眼角的伤,只从城仲瑄手中接过西服,冷冷地抛下一句话:“金皓熏,你应该感谢我,没有对他的脸下手。告诉他,以后不许再在任何媒体前提杜云芊的名字!云芊早已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杜家的事,也轮不到他置喙。”
0 R( d8 ?; Q6 {! Q2 e        “杜司臣!”沈惟真扶着金皓熏站了起来,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怒吼,“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有多爱云芊就有多嫉恨你!你这个自私的男人,你不配让云芊如此爱你。你到底凭什么占据了她的心?你如此冷酷地对她,凭什么她心心念念只有你!我爱她比你多得多啊!你到底凭什么!”最后一句,沈惟真的声音已然带有哭腔。
! Z9 y5 r0 P) Q! ^' k  I7 g: ~# J        杜司臣已经又变回那张冷漠强大、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脸,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你不配知道!”6 d3 K( v: c. p- Q7 V$ q
        “杜公子,请慢步。”金皓熏急急地说,“我知道有句话不该我说,可我想,云芊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会保护自己的安全,让自己过得很好的。她不会有事的,请您不必过分挂心。”
# d! I( M- t# p6 E7 F         听到这句话,杜司臣突然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过身去,盯住金皓熏的眼睛。
1 q2 y0 J2 {: r# X        金皓熏被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盯住,顿时全身不舒服。他抖了抖,心虚地说:“我跟云芊有点交情,加之安妤在我公司工作,所以对云芊的性格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断罢了。”
7 K8 t/ O4 f, C, P        杜司臣高深莫测地笑了,“如此,就多谢你的提点了。”9 ^* _$ G7 L3 H- |  w' U7 I+ t7 p( r  u

( F/ a& |+ Z1 p6 ^& a7 z! s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出了门,城仲瑄带着杜司臣避开前方追梦公司的几个广告拍摄人员,上了自家车。广商车门,城仲瑄才松了口气,略带责备地说:“总经理,恕我直言,您今天太冲动了。这不是您的作风。就算是为了大小姐,可您知道,沈惟真毕竟是明星,身边说不定总有媒体的人。若是传出去,您和一个男明星在餐厅洗手间内大打出手,这种丑闻有损杜家的声誉。”
/ s5 ?9 p$ S" E: O* h& S4 L1 R         杜司臣不置可否。- q$ |* N% d% u/ }, P- D
        他并不后悔自己和沈惟真干了一架,其实他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个男人从大学时起,就总出现在云芊身边。事实上,他是第一个明确公开追求云芊的男人,杜司臣嫉妒他的时间,比他嫉妒自己的时间长很多。
- f: J% _5 b( c9 j9 H6 r" Z  \, O        这是第一次他和别人打架,第一次如此失态。
# f! a6 z+ L, A8 V3 L; ]        又是为了云芊。云芊似乎总有办法让他破戒,哪怕她不在身边也一样。
$ V: U# `6 K( f0 A# O% z) z         但是此刻他脑子里闪过的是另一件重要的事:“你马上停止杨安妤姚子奇他们几个人的通信调查,集中精力给我查金皓熏这几个月来跟外界的所有联系 。他一定知道云芊的下落!”
* p3 A1 `& z2 w% u# V; J        
! b; k4 ?; k- b0 f4 a4 u+ h        城仲瑄不得不佩服杜司臣敏锐的直觉。只从金皓熏的一句话就嗅出了不对味儿,猜到了他曾和云芊联系过。果然,经过调查,金皓熏在杜云芊到达美国两周之后,曾经接到过3个美国打来的电话,号码的开头三位都一样,证明是同一个地方打来的,每次的通话时间都在两小时以上。随后,翱翔天际就签了沈惟真、姚子奇等好几位纯真年代的前艺人。看来是杜云芊拜托他来照顾自己的朋友。2 P7 |$ ~5 ^. g
        杜司臣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仔细聆听城仲瑄的汇报。四个月来,除了云芊在纽约机场给父母寄出的一张报平安的明信片之外,这是他第一次得到有关她有确切方位的信息。
8 @0 I* ?! x* F7 j% r         “金皓熏接到的美国电话,现在基本可以确认是大小姐打来的。这三个电话的区号都是来自同一个美国小镇。三个号码有两个一样,经过查询确认,都是公用电话。它们挨得很近,小镇机场附近的唯一的教堂旁。我猜大小姐并没有买手机号码,也许是不想让人找到她,也许是压根想跟外界切断联系。所以我猜想,大小姐现在就生活在这个小镇上,而且经常去教堂活动。”
7 Y+ p- R. T  F" o6 n. r         杜司臣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但他此刻心中早已掀起波澜阵阵。他的指尖在颤抖,想开口,发现舌头都动不了了。" I0 h( G  C, S2 n/ f
        城仲瑄接着汇报:“据调查,该小镇人口只有不到300,周围几百英亩都是牧场,交通并不便利,镇上民风淳朴,看起来几乎是个桃花源。看来大小姐是打定主意要在那里隐居一生了。我已经派美国分公司的人拿着大小姐的照片去教堂辨认一下。那里人口这么少,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东方女子,我想应该很多人都会注意到。”
0 F& m$ t' }4 s* D0 Q" N" p        杜司臣突然觉得眼角和嗓子都涩涩的。
" s% Y+ U* C9 M- b+ _  x4 h& E        隐居,多么陌生的词汇。
1 o( j3 m+ E; D6 F+ ]* o+ r4 m& W        云芊曾经是那样一个熠熠生辉的女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她曾受粉丝们的万千爱慕,是娱乐圈的宠儿,是天之骄女。他究竟对她做了些什么,伤她如此之深,以至于她如此心灰意冷,宁愿藏起自己的万丈光芒,折下翅膀,去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就此隐居一生。
/ j# d# r# }: Z/ z        杜司臣心里难过得无以复加。
6 j$ I* E) E7 b; t        “仲宣,吩咐他们不要惊动镇上任何人。得到确认之后立刻订两张机票,不管我接下来有任何活动,立即取消,马上和我飞过去。”8 B  \) z* U) {# c1 R. T2 [
        城仲瑄一愣:“总经理,这样好吗?公司情况刚刚好转,正是需要您执掌大局的时候,您……”
0 {) j7 O5 X" }! Q$ m        “仲宣,”杜司臣打断他的话,“你说过,我应该想清楚未来是怎样的再去见她。谢谢你的提醒,我已经想清楚了。你去办吧。”
. l; o  \7 G8 W8 L1 X; F2 j5 g# f         0 z* U4 n, j4 b4 r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27

帖子

24

积分

艺坛新星

Rank: 3Rank: 3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21-2-3 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司臣一连两天没有合眼。他拼命抓紧时间处理着手头的事务,把不能当下完成的人物分配给最信得过的下属。他忙得脚不沾地,可是心情却一直漂浮在云端,忽上忽下。一直到得到了云芊的确切消息后上了飞机,他才觉得自己脚下软的像是踩了棉花。
- C5 s; k& i; K" @: a         不是因为疲劳,而是害怕。# Z) z2 b& {/ j0 z* p
         杜司臣一向刚愎自负,意志坚定。而此刻,他竟然害怕。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云芊。会不会倔强的反抗他,还是逃避他。
+ H+ Y  u. |3 n4 K4 n        他宁愿她恨她,打他骂他,拿东西丢他,这至少还证明她在意他。
" [0 O; @/ a' ~/ N3 L& K        怕只怕,云芊早已收回自己所有的感情,拿一副看陌生人的眼神看他。# w) z- D- c. w/ g- e
        他无法接受那样的云芊。& b+ U, K+ `- x2 w0 y7 C- ^6 @' H
        曾经她在他的面前是卑微的,用尽一切努力去爱他。而他是残忍的,一次又一次打破她的希望。
# E* I! B" p$ {: B9 P6 E# {         而如今的情势已经倒转过来了。她是主掌他命运的那一方。而他是弱势的那一方。他奔向她,是为了求得宽恕,是在乞求她的爱。尽管自己这样脆弱不堪,但依然还是要奔向那个未知的结果。: I1 [  }$ N# k/ [! Q! o3 z
        因为不会再有比失去她更坏的结果。6 J+ ^! ?! W  D' i! Z
        事到如今,杜司臣终于明白当年杜云芊的心情,终于知道爱人需要多么强大的勇气和力量。而云芊,一直被这样强大的力量支撑多年。
6 |2 r7 d- a) ~6 K7 E! E1 S) h$ [        而他是个自私的人,胆小,懦弱。用伦理亲情作为借口,给自己画地为牢。
! o" m4 A; z: ]- l( F        他输给了云芊。
' L: e& q, B: m9 |8 f% c
3 r- N4 X, H5 Q1 b4 P* X        飞机起飞了。城仲瑄觉得有点冷,转过头去想问杜司臣需不需要毯子。
2 ]) d- Q( n1 Y) J0 k& s$ y2 r        可他怔住了。. e7 _5 a& l3 {1 t$ n* R& N% e
        杜司臣闭着眼,指尖摩挲着一张照片。. S' }- s! M5 @
        那是云芊拍的杂志封面,身着一件美丽的复古婚纱,脸微微上扬,神情甜蜜中略带忧郁,嘴唇微张,仿佛千言万语欲说还休。6 J( b: S" X/ C6 H8 M0 }, f8 P+ U
        他看见杜司臣的嘴角上扬起来。( `* U6 X) ]: J1 o
        四个月来,杜司臣的脸一直是极地风暴的气候。现在,他竟然笑了。
% a5 y) Y' V3 _        虽然只是嘴角轻轻地上扬,但城仲瑄明显感觉到他此刻的心情有多激动。
$ Z( X3 p. D6 _% [        仿佛是冰川崩裂,乌云被太阳撕开一角。5 K# u. b8 |+ l( t, C/ c$ W
        仿佛严冬正在消褪,冰雪融为春水。
2 y% g! N# L: U8 b+ y        城仲瑄转回头去,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 [  R! F8 a/ H8 n, q5 {
        杜司臣在飞机上沉沉睡了一觉,无梦,但不知为什么,他一直在微笑。2 K( X* \1 j, b# l8 E$ p2 h

; M% A2 j, r5 N, T/ r; `5 a" i
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只是出于本能,本来就无需多问。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7年0个月1天

GMT+8, 2021-3-1 12: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