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35|回复: 0

古劍奇譚2--靜水湖......很久很久以前(謝衣)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0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227

主题

3717

帖子

1657

积分

版主

黎華的美 是拿來褻瀆的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57
发表于 2013-9-26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狸你輸了,閉上眼數到十再來找我跟小紅喔!」阿阮把阿狸放到地上然後轉身跟小紅跑去躲藏起來。( U& ~7 F. `' b) ?9 b
  「喵?」阿狸喵到第十聲之後才開始在靜水湖四周找起主人阿阮跟小紅。) v5 i: k; H4 A) x1 G- E! S0 d* j
5 R3 y8 S; m0 k( `" o# v) J- {
  「小紅你那麼肥別跟我一起躲在同一支樹幹上。」阿阮輕推著硬要趴在她身邊的豹子小紅。0 y. X! U+ y( o3 N5 `

. a# S- T5 C/ E- b  「喵喵喵!」阿狸在樹下喵喵叫著代表牠發現了。
- b9 j5 Z4 W& J* R, ~; m
  f2 [: V+ e/ i3 g  「臭小紅都是你害我被發現了啦!」* D' X$ N3 U9 A" m  n" G
; a9 s" z2 Q9 E- x2 m% L
  小紅抬頭看她一眼彷彿在說:明明就是妳喊太大聲才會被阿狸聽見。
4 G# C' Y; @7 I! x& G" z$ t0 H+ x" d
  轟隆!!!
6 T! b! v/ [+ z
6 {) a  I( }" b  一聲巨響劃破靜水湖寧靜的天空,感覺像是連幻術結界都在震動了。
8 H$ D& U5 B9 M+ F) v0 v3 ?: Z: v
  「又……又來了。」阿阮跳下樹往聲音的方向跑過去,在這靜水湖裡會傳來這種爆炸聲響的從來都只有……『廚房』。) @3 t# b% H6 U; k
; e, D- p. t5 }; p4 Y+ ^
  「謝衣哥哥。」看著才剛重建不久的廚房又炸塌了,阿阮不停的喊著。- j$ @, b( J. [9 g$ s% {3 C

+ @7 P' }$ H% I  N) r' z+ u/ E: B  「咳咳咳……,我沒事,只是火藥份量放錯了,妳不用擔心。」一臉是灰的謝衣從偃甲抬起的空間下爬出,拍了拍身上的灰,像是說著今天天氣晴朗一樣的無所謂。! U, z$ Q1 c. ~' l6 I+ L
3 }9 c/ F5 s% O/ X. Y
  「謝衣哥哥,你煮東西為什麼要放火藥?」她跑下山找山下大嬸玩的時候沒見過大嬸放這種東西啊!( F5 ]( X! X2 K2 r) N" F- T, l
' ?7 \  R* }1 t1 ^5 f/ r7 O; E
  「那個我聽李嬸說煮這雞要大火,我就想用火藥下去火應該會更大煮食的速度也會快一些,沒想到竟然會……。」還好身邊隨時有偃甲幫他撐住了掉下來的大樑。! U. ]/ I6 A" v, M

3 N, _! [1 v# L' {  「謝衣哥哥,我肚子好餓,我先用還原術把廚房變回去,裡面應該還有些阿狸採的果子可以吃的。」# ~0 V6 D6 r9 u& U/ H5 a
8 K' w, O( `/ k+ O3 N
  「呃……,好,過兩天我再重建一個便是,反正現在這個我看著也有些膩了,炸了正好。」& M$ F+ t3 V# Z

7 Q; W* R9 u7 e  t1 n. {  上回的炸掉的那個離現在這個好像還不到一個月呢!阿阮小小聲的咕嚷著。
( \5 H) [. `2 [) i
" ?9 Z, F( V* L! [  一揮手,廚房又恢復成被炸掉前的樣子。
, k1 f; c  P; E3 g5 a8 h( y- h& X# h6 N* D
  「啊!」阿阮的視線轉到謝衣的手上時才發出尖叫。2 s( G% J# C( {! G- W( \$ n

* q& Z, t, E/ u' v* a4 E* X  「怎麼了,阿阮?」; c& }9 D9 T5 S2 p6 t5 X

3 z5 s+ A4 O/ G  「謝衣哥哥,你的手在流血啊!我幫你治傷。」熟練的操起治癒術,謝衣手指上的傷口也漸漸癒合。
2 @, a$ {. ^2 V) b2 E6 g$ g" q
  「好奇怪啊,謝衣哥哥!」阿阮治完傷,上下左右翻看著謝衣的手掌。6 ^1 Z$ N1 {0 e3 j, W

( i! C; `* ?/ f1 @  「我的手哪裡奇怪?是突然多了根手指嗎?」! D8 E9 |) K2 H3 o4 r

$ e: A& R! u' V8 h" y  「謝衣哥哥的手指又長又漂亮,在做偃甲刻木頭的時候可以把木頭削的又薄又美,但卻從來不曾不小心弄傷自己,可是為什麼在砍菜的時候,總是會不小心切到手呢?現在我練最熟的法術就是還原術跟治癒術了。」誰讓謝衣哥哥三天兩頭炸掉廚房跟切到自己的手啊。
5 f4 R/ _# O+ n! z( h8 o* H0 t/ s" ?' `6 `
  「這……我也不知,大概是我前世不慎得罪過灶神吧!」煮食這東西也是他來到下界之後才首次嘗試的玩意兒。" ^# q* u# a" E* V6 V3 L
' q5 n& v( a4 Z$ {; A) ]4 s; s) E1 ?
  「灶神?天界有這個神明嗎?」阿阮偏了偏頭。' b+ U6 @+ ~% T( b% E+ C+ k/ B- w

5 V$ r# R. \! W. F2 g" R7 O  「他大抵是跟火神祝融差不多屬同一脈的吧!」  z, q: u  ~: s
: z  t: |! E0 c6 u$ F  Y. |* n9 v
  「謝衣哥哥,我餓了,可以先吃晚餐了嗎?」方才又施了兩次術法害她更餓了啦!9 T5 l! G8 J! K9 A* ^! H. I3 c. w: a* i
+ A3 h3 H- w: N' w/ f2 D
  「主廳裡我已經有先做好一道菜了,妳可以先吃那個。」
8 @0 q: o: ]7 t! v- L2 k1 r( a' F' |- Z
  「謝衣哥哥,你做的東西好難吃啊!還是讓阿狸去摘果子吧。」
: {# y8 r+ \/ O/ o: Q# d+ t9 f3 e/ {- d: s* v
  「酸甜苦辣就是做為人才能嘗到的感覺啊!」謝衣笑著拉著阿阮走向主廳。6 f1 Q  h, D$ j% _: j, k
! _( s; Q+ T( ^
  雖然她懂的沒有謝衣哥哥多,可是她總覺得這句好像不是用在這裡的。不過只要是謝衣哥哥說的東西她就相信她就聽,謝衣哥哥不會騙她的。9 B) T/ ?1 w* O1 {; U

7 B% Z# k* o. R. ~4 d  雖然謝衣哥哥做的東西真的是很難吃。: b. w  J, z" s: }! Q; T& g2 F' [
◎       ◎    ◎    ◎
  阿阮坐在靜水湖畔吹著巴烏,身邊的阿狸及小紅突然慘叫一聲然後立刻起身飛也似的跑走。
8 d! a. O& g/ f# S1 ~5 \
2 P$ L* \3 l. e1 K2 W0 t  D  「阿狸、小紅,你們要上哪去啊?」
! E. K, M  P: R0 m" c; [! P& P0 L# z# r8 w
  「奇怪,他們怎麼了?怎麼突然像是逃走似的?」她剛剛吹的音樂太難聽嚇跑牠們了?也不對啊?這首在水一方她以前就常常吹啦。7 \: Q# o9 c0 B5 {
" [% Y, r! D; `5 m+ ~) E  ?+ u" }
  「阿阮,來嘗嘗我新做的東西。」謝衣捧著一碗散發奇怪黑氣的東西緩緩接近。1 r/ d- u6 X& q- j7 \! Q4 [4 _
+ O' ^0 I' J5 J
  在那一秒,她突然知道阿狸跟小紅剛才突然跑掉的原因了。- N( H+ g6 g+ \" _

- H- ?+ m8 e6 j  「謝衣……哥哥……。」雖然謝衣哥哥的笑容很好看,但他手上的那碗感覺好可怕,那黑烏烏的霧氣……大概……跟魔氣有得比。6 I" p5 h; ~; I

2 p/ I) G- Y) m  「阿狸、小紅,你們跑哪去,給我回來。」阿阮連忙轉身追著阿狸小紅而去。「你們太沒義氣了,就算我是女的,要跑也帶上我一起啊!」0 T3 Z/ K/ y$ B0 s5 T% g. O

2 ]. l4 @; I% n% m+ Q  「咦,剛不都還在,怎一下就不見人影了?」謝衣走到湖畔找不到一人兩獸。
4 h; I% q8 L7 x% Z- J% x- ~& ]. D' u" t3 ]
  「啊,對了,前些日子我房子外跑來了兩隻披著布的奇怪綠色生物,像青蛙又像是小龍的,看著也沒威脅性就那樣擅自住下了,拿去給他們吃看看好了。」$ ^9 C- m4 y! m% c

$ _6 G( G8 S4 j( D6 n) x+ c  |  「那兩隻叫什麼『請勿拍打餵食』跟『贗月』?」謝衣端著新作走向前門。! ^) l* b3 n" W

" z8 _, H6 ], h7 R2 Q- f  噗通噗通兩聲水聲之後,原本站著兩隻不明生物地點已經沒有任何物體。) U# K, X3 U" m* {7 Z8 s6 R
& F0 o- y1 \0 c2 v
  「咦?那兩隻今天不在嗎?那我今天只好自己一個人吃了嗎?」找不到人陪他試吃新作品,謝衣只好端著那碗得意作回到屋內。9 i; W% S4 C$ U" v

: d, d( F# v$ ?4 t3 n& r; x8 m$ }  確認人進了屋,水中才浮出兩顆頭。9 ]; s# T9 p  C% X  L. ]/ X  `
, ]4 e& i# O3 I* W' }* @* G
  『我說,咱幹啥要躲?』有帥哥送上門來養養眼有啥不好?0 d9 t7 p7 k! `$ b
, M, b% W, F0 x4 X- r
  『你忘了,上回吃了他那作品你跟馬桶談了多久戀愛?這回這碗連魔氣都散發出來了,吃了可能會沒命了。』還想著看帥哥!5 E( [5 g6 c$ i6 ~8 Z

  z2 ?* m: T9 H: N  P1 x  「也對,連那肥貓跟豹子和小姑娘都逃了,咱還要養一家老小的。」
( X+ r  F9 Z- T& E0 G2 k7 U, V
2 r" I# c3 }2 O) L  『在他吃完前,咱們還是躲起來好。』以免遭到池魚之殃。& Y9 R  x3 X' l' g/ J3 N
2 v0 j; w! X/ w" \
  屋內,謝衣坐在桌前,一口一口舀著碗裡的湯。
$ J) D" [; K5 U9 x4 J
2 f4 |& @# ^  M  他的大作味道果然不錯,只可惜他流月城人可不飲不食而活,用不著食物,否則他不當個偃師當個廚師也不錯的!偶爾炸個廚房算什麼?他是偃師,再修一個回去便是。
2 C1 _+ B( w" r; v$ E
: v4 S7 Y( t/ n  今兒個人全都不在,只能怪他們沒口福囉!
6 x; g) L  }. g3 t2 G) X. {  k9 U  b/ H* z

0 W& s: p/ \/ H' j. ~/ s! R: S  R+ m5 }
謝衣煮的東西很難吃
; A( t/ U* n: u7 K1 d+ S最初是透過逃走的饞雞和三世鏡的阿阮( x) a; ]' f" j5 E2 m* |+ W
所以有了這篇的產生
% C0 ^5 h+ F9 E' t已經夠悲了- n: h; Q* t' W
就來個輕鬆?點的吧
6 }8 Z, Y; v2 A  l$ x: }# h
星星為什麼要如此犧牲的留在月亮身邊呢?留在拼命發著光,隱藏自己存在的月亮身邊,這是為什麼呢?
您的存在就如同月亮一樣呢
為什麼星星會想陪在月亮身邊,這個原因我很清楚
因為離不開啊,不管有多痛苦、多折磨。星星就是怎樣都離不開月亮身邊
明知道待在月亮身邊的時間越長,就會越難受.....
但還是敵不過月亮的魔力,怎樣都會定在那裡無法動彈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3

积分

街头艺人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4-9-14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光辉如谢衣,就是厨艺太可怕了。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7年7个月20天

GMT+8, 2021-10-18 15: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