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90|回复: 0

越えざるは紅い花—情願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0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227

主题

3717

帖子

1657

积分

版主

黎華的美 是拿來褻瀆的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57
发表于 2012-10-24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薇兒 于 2012-10-25 00:05 编辑
7 Y) h. v# w1 [% Q' |2 }5 U
, H9 n7 j; X& L, i他的紫眸跟虎牙都好可愛啊0 A: z6 n4 j9 k: d
, z7 R( i1 A% {! ~
8 w1 s! u2 I2 ^& }8 T+ Q& C: M! s
刺青也棒呆啦; `- F+ n0 U0 g4 i* R7 Y2 G

& J/ M/ A; |9 z; r$ s2 B. m& r6 V+ n# @  D$ I
  一大早的司令官府,一堆人忙碌的進進出出,ナラン疑惑的看著那些把新傢俱搬進屋裡的工人。
0 R6 m" R1 N' T, `
" v' S' Q4 e5 H0 M6 B

6 J  e. s3 e; ]% {* P$ \  大哥沒事買新傢俱做什麼?他們家有什麼人要住進來嗎?
: q  d/ r& M* G; V/ r0 `( F
; R/ o; D/ m- l0 k( i
7 H. |3 e7 M7 i7 I) \; i7 Z3 i  c
  看著大哥スレン有條不紊的指揮工人傢俱置放的位置,雖然大哥臉上沒有表情,但跟他相處多年的自己看的出來大哥現在心情非常好。4 m8 N8 I! y( Q2 E1 c! J, ]) N  ]
6 t" r& I. I8 v+ Z
8 T. {( E9 i$ P$ z
  「大哥,你買傢俱要做什麼?」大哥一向很節省,他佈置的不是他的房間也不是我的房間,而這些傢俱很明顯是適合女性使用的。
" a& H* D. N: M
5 Y# Q( T2 E9 M7 _. c  d. W
! G% ~5 t* ~/ ~# _
  「給你未來大嫂用!」スレン見到弟弟嘴角的弧度才稍微往上揚。8 Q& q: G  j0 Z( Q5 j

. T. U8 g+ y! Y. Q- A

, f8 p. p* V7 D9 Z0 Q' t. H  「大哥要娶妻了?」以往對女性一點興趣也沒有的大哥,竟然要娶老婆了?不過依他們ナスラ的法律,夫婦是要同寢的,大哥又為什麼要佈置一間給大嫂的房間?7 x/ Q3 D5 O# k6 d: v
3 J6 Q* c  |$ b1 B: h7 f& V6 n
9 w3 r+ O5 e7 _! t& f- @2 n0 M0 ?
  等工人將傢俱就定位,スレン滿意的點點頭,打賞完就轉身離去。$ ?# M, G8 c8 a; @1 h: y
4 T4 ]$ _( W, N

' A' E; _  b9 r: `  「哥,你今天不是不用工作?你這會兒又要上哪去?」
/ D$ X) F, ]1 Y6 A4 h5 e
5 Q( b5 S5 I0 ], W
7 l$ O  X6 [$ k: j$ V' `" Z
  「市集!」スレン背對ナラン揮揮手就算是打完招呼了。
/ a7 G3 k. G3 l& n: _, ?  B; @9 j" {' a7 t$ S* [0 Y) u- B3 W

7 Q0 o: V6 \8 Y: r) l& \" w  L  市集?大哥最近真的怪怪的。+ E* R, X5 e7 u2 N
/ j, Z7 L- O& q5 o1 c# t: ]8 V

$ U- ]; v, }6 X# ?+ ]  ナラン決定跟在他後面去看看大哥到底想幹什麼去。
. R! L& y, [% M2 y
◎     ◎      ◎        ◎
  スレン捧著布,纖長的手指輕撫著布上的花紋,一匹一匹的往一旁的侍從手上放。
0 `" ~) Q4 `4 i& B) p# w9 o" y  ?# d+ K6 G5 N
4 v* U8 e9 @% z( Z% K8 G$ B# [
  「就這些,這邊幫我做成床單跟棉被、這邊做成窗簾、這塊做成桌巾。」掏出腰帶上的錢包,將閃閃發亮的銀幣放在老闆掌心。「請務必細心製作,這些東西很重要。, f- g( I5 U( q3 z
: b  ?1 P# \" F5 g. w4 b4 o* M

- z# P3 _& d8 A- X: o  「是,スレン大人。」
6 \; E# ^. D2 `% q8 L! ^, \. D4 o" A6 C; k% u1 ]

' S) Q; p+ ?2 {  買色彩鮮艷的布?是要用在那些傢俱上的嗎?大哥可真捨得,這堆東西應該夠一般人家吃上一個月啊!
7 e6 r6 p7 C9 \8 i" z' y# {. w
! q+ o* P* U; t% p
8 s3 C) H  @& M) l5 Q
  看到スレン還沒有打算回去的樣子,ナラン繼續悄悄的跟在スレン身後。: W! D' z' U: h9 a
2 n0 l- ?/ `+ K) _3 e3 ]/ m
& J1 O& b; b: r% I3 e# q  |6 Y
  刻工精細的珠寶盒、女性的髮飾、女性的服飾……,大哥到底還要買多少東西才要停手啊?
( x# y/ L* g: y. C$ j3 E- D
# H6 M; E; ]; u2 T* r

/ A+ a, r4 U6 j! _8 Y' q  終於スレン停下腳步,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加彎曲,他筆直的朝目標物前進。
1 f0 v* N9 b2 S" I# ]3 E
* f7 c  a; y& q

2 f7 W" x  t# v/ B( R: O; q9 g  「唷!我的新娘在做什麼呢?」他頭探到ナァラ的身邊,看看她到底在看什麼東西!! j" e6 z' Q3 d; g
$ h' }/ u; W5 W( i. x6 o! W2 Z
& l8 s' ]. C/ `- A- v6 _1 P
  「我不記得曾經發生過這件事!」ナァラ橫了他一眼,為什麼連上街逛逛都可以碰到這個無賴!1 ?$ |; g% g4 ?2 f

9 ~6 _9 M% a# c2 q6 _, |5 ?
# `" M, V% p6 z. N" a8 \- }
  「這是不久之後就會成真的事實!」" a0 S! j, c) b' q9 ]

% ~: m* F2 k7 O. V8 P/ l# J, \  Z

4 \" K* `0 ]- ^! {7 b0 q- o1 ?  「滾到天邊做夢去!」; t# K7 r! P) T% ?; h8 o: |
( h$ r- J) s% }# g! E& P
- T0 q+ V, h+ i' i
  「如果能抱著妳一起往天邊滾,應該也不錯!」スレン他一點也不介意陪她滾一滾。
  h0 e* K8 m6 E  i  a, D$ [1 {: d( I1 X$ h+ {
$ O7 U  ^8 C$ X5 }
  「去死!」# W7 S2 j8 P% ~5 U

4 E: P* P7 ~2 g

: o2 p" F, P: o+ i, N  「這樣妳可就變成寡婦了。」看到ナァラ氣紅了臉,スレン的笑容更燦爛了。
; U0 M) Z1 f" Z- m9 M9 y, f( ]5 I/ N7 S7 z6 |0 b' {
) `9 `) l4 G3 K
  「我還沒嫁給你,見鬼的什麼寡婦!」這傢伙不毀她清譽不甘心嗎?從上次見面就把她壓倒,現在她身上幾乎被貼上『スレン司令官的女人』標籤。
2 O" l( ~3 ^' f' N9 ~- Q
& }/ N4 c+ ?+ R1 b! X3 l
/ i/ D/ ]7 b0 r8 v8 e6 U
  「馬上跟我結婚不就好了,不然妳要是傻乎乎的被貴族騙回去就會變成人家的肉便O,但妳很有趣,跟妳相處肯定不會無聊。」! e  `: y+ I1 C6 B' `! T; x' y
' E5 x1 g; T0 k, _
  又是肉……便O!/ h" q* j* }7 e5 ^1 G3 i. A/ V
% Y3 u1 m( H0 T1 [( I6 R" ^, J) v! z
+ o3 F7 F$ w3 R1 ^

  L3 p8 x0 T6 C0 _8 Q1 u3 \  「低級、變態、下流、無恥、沒品!」ナァラ連珠炮似的罵出聲。
( e, w* j- q! A! _
) C) k/ j9 K: ~! y! {% ]
5 H/ j9 C7 v/ F
  「喂,罵的太過火囉!」
, M( e/ j' n  `# s
) ~+ O# b2 t1 H( M2 T: R6 u. Z
6 M" \5 {' P1 q. Z# X( V: r
  「好啊!那就不用罵的。」反正這無賴不管罵他什麼,他還是一付痞樣。
8 W4 [- C5 P9 v( R& Z
$ k/ p- m2 v; E, T

' a" _( |) H  K$ [  「我的新娘打算做什麼呢?」他彎下腰在她耳邊低語。* l+ \5 }& J& X4 s* S4 ]  F

4 e* ?/ h* y. ^% B5 j1 a* A$ L, m
7 h! X/ E4 X- {' L; f0 e" K: R& _
  「這樣做!」ナァラ舉起腳狠狠的往スレン的小腿徑骨踹下去。9 P5 J6 D! m3 r% t( P

( K$ o8 m+ x4 c8 U

* s. h  Q/ j7 Z% s4 ?( [  「……」因為喊出聲太丟臉,スレン咬牙忍住沒叫出聲。4 p# e5 z: n; M3 o2 B
4 |( D& P8 r% s; `/ L" Z0 |6 K
* ~( {! h8 P$ J  a$ T( Y. ~
  「哥,你……還好吧?」應該……很痛。
9 y0 Z! H- `! I, o5 [0 p
8 ^9 c" k; v7 D4 c2 b

1 X6 S& i% W" u/ N9 c" Q8 m5 ^1 {  「沒事!」疼痛稍微減緩之後,スレン露出笑容。  K/ A0 w. @9 L1 e) L& l
' F, w; v( y  w) q7 u
+ R: K5 g% r) B) q
  「你……真的沒事?」大哥這笑容是在高興的笑,怎他被一個女孩子踢了,他還能笑的出來?6 T! S8 C# X% Y' }- ]
5 r# ^  J8 o' N. t( B# G0 {3 Z

' S# a: }6 O+ g  「她很有趣吧!」$ b% z# c  O. G& P

- F# C4 S! @& }* w
  Y6 }' H' h/ Z# a* b# f( E. O' k
  「有趣?」方才那女孩舉腳踹スレン完全沒有留情,哪裡有趣了?4 G# V; v# u) S6 N. C  d2 `

: A* V5 F8 f9 h( }# D8 O( |
3 _& F) ?- I7 ~( |
  「生平第一次有女人敢踢我!」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
! `0 l! }9 L, u3 H" x0 |2 O! ~* W
/ e! L: A3 _0 z" s
$ F  E' a; q, ^9 D
  ナラン第一次覺得他大哥似乎有被虐狂傾向。0 H! ^7 G  w" _2 q, @
◎      ◎      ◎      ◎
  「你不覺得老大最近出來巡視的時間變多了嗎?」+ i" x! t2 q- T. E
1 G: p( Z0 ]1 f

! k" c4 g0 j2 D0 ^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竟然都沒發覺!」: l/ D9 G( z# e- I

8 t# @. h2 c- g8 S, g# R9 K+ Z, ], g

2 U5 i' o1 A9 m0 l; o6 t& w' \  「發覺什麼啊?」沒事裝什麼神秘?
' Y8 D6 V. a9 c0 H( \) ^
4 Z3 E: l& Q) X( P; c- G
9 g" y( L# }1 [" I. S# r8 l: C
  士兵跟在スレン後面聊著。
: U; e! B' ^3 B2 M4 ]8 v6 T+ h; p6 C. W. p3 ?

4 o" m( h: G* X+ _  士兵A左顧右盼,尋找著目標物,直到視線範圍出現一道白色身影。「啊!找到了。」
- l0 y; x- `; w& N8 T
+ @$ ~6 i8 ~: W) `$ k5 e" |

# g9 B9 s2 C8 ]( q# ~) l" O! d: b  士兵B順著士兵A的視線看過去,才終於知道士兵A剛剛到底在說些什麼!1 ~/ p6 A* f7 u4 G$ ?+ O
) K+ i% q" }: \: @8 A# P% w
1 T0 c( D3 r% F  d0 t: e
  「原來是因為大嫂啊!」以前老大可沒這麼常往這附近鑽,但近來只要出來『巡視』不久就可以遇見ナァラ小姐了。5 t2 h! e) I" `

: V5 V6 }# f& V3 Y+ y" l# X/ G
4 z2 X% }) {, L- |9 {& U/ p
  「小姐眼光真好,這是從西方之國進口來的,可是僅有此一件啊。
4 F6 o/ L7 J( \' s! S! s. H/ t) d* ^" L

9 Y7 L  m7 E  u( z4 F4 Y  ナァラ把玩著手上的小東西,這個東西好漂亮,但是……她哪來的錢買啊!: u/ W% ?! g. J
; v. p; g' i" o8 [) r
, H7 Q6 e# N6 e) N  c1 t, d- e0 Z
  「我的新娘想要這個嗎?」スレン毫不客氣的把頭往ナァラ肩膀上擱。
8 {& p5 A0 Q; _8 g  z  d) x- s1 B2 ?4 {. \3 ^: h" r! `

( z$ d! ^" G' t- a8 F9 [3 H7 B8 j* q  「怎麼又是你!」為什麼走到哪都會遇見這人。
$ y0 O: s1 K% h4 M( H* w) ]  H! Y4 B6 F: y. m
3 t3 o2 K7 P- W& r% s
  「我是軍事司令官要負責城內安全,在城內巡視有什麼不對嗎?」
( I% k  e6 {, B4 i( R4 {/ n4 c
1 {% u3 o6 ~  q( x2 s4 R

' l5 Y1 `) o3 U+ E% y  「是啊!嫂夫人,我們老大可是有很認真的在工作喔!」士兵AB唱雙簧似的搭腔。' l/ C* s2 m8 V7 Y  j6 ?+ U( F

8 @; F7 J) W" Y1 M/ N( o6 E+ E

/ P. s! |4 }% M2 ?  「不要亂叫!」ナァラ大吼。0 Y) o. K. g( [; J: x# K
0 _% f: _: R7 z4 A( O. w( ]) m
7 ?# G  {' A# M& s# N
  「反正早晚都會嫁給我,現在叫也沒什麼不好!」聽著士兵們喊她嫂夫人,スレン心情極好。
# B0 V8 N- s7 |: S, j# X
7 s& |) J4 X2 R- R1 G5 |( `: D
+ k, G3 P1 y) l9 I" ?1 ?7 n$ G
  「我死都不會嫁給你!」放下方才把玩的小物,ナァラ氣呼呼的轉身離去。
3 U' K0 W6 W+ w/ a5 I. }
2 [2 o* u1 N( H2 Q& u8 S2 M8 N

6 [8 W( h+ m: Z  「哈哈哈,又把她弄生氣了!」$ Z. f, ~7 d: h# q
" @$ b( A$ Y9 F6 o/ q4 X. ~5 f

% r, k* H$ R: ]  士兵AB嘆口氣,怎每回老大不把人家弄到氣呼呼的轉身離去不甘心的樣子?而且還非常樂在其中。7 V5 v2 J! D0 J$ ~' x
◎      ◎          ◎        ◎
  ナァラ一如往常的在市集上散步,心裡暗暗想著,拜託可不要又碰上那陰魂不散的傢伙啊!8 x: v( Y' |& l7 q5 j
  「混帳東西,叫你揹個柴火心不甘情不願的,還把我的柴火灑了一地是怎的?」' Y* V- W+ j/ Z" Q) Q

- J" n9 A4 H6 A* U& `$ n& J7 N
  N& r3 P( Q: p1 i8 O
  男人大吼的聲音傳到ナァラ耳裡,ナァラ順著聲音看過去,只見一個粗壯的男人手持馬鞭毫不留情的抽打跌坐在地上的小男孩。1 P  b) a( d2 L1 J+ `

) o/ ?/ h! H$ b' H

7 `4 f  f5 y* X, I7 G) c' r  「住手!」ナァラ拉住男人欲再度揮下的手,使盡全身的力氣阻擋他再繼續鞭打小男孩。
& N% O" l) j. G" x
( c9 ^+ w' M8 L

# q* {+ H) x5 Z; B+ C& y. A  「老子管教奴隸關女人什麼事!」  I; p, [3 V( }! z1 [/ N3 ^0 b7 B

4 C0 G% I9 z! @( w7 W
  e; J! v! Z/ |6 B
  「你憑什麼把人當畜牲一樣的鞭打!」! k! b# v" ]6 a) w( E

( ?9 ^' y! p: Z& n9 s
% A0 r2 o3 H' p5 g' K0 V
  「憑這小雜種是老子花錢買的,我愛打就打,關妳什麼事?」抽出腰間的匕首,在ナァラ面前揮舞著。) x3 V- @4 B# h3 s% E
( f  w0 s$ S* ?5 \; S/ M

+ V% ^+ _9 o- [$ a, P2 o( J8 y  「小丫頭妳最好少管閒事,不然刀子不長眼,刮傷了妳的臉,老子可捨不得。」ナスラ女人稀少,這個也是個漂亮女人,弄傷了多可惜。
/ i( a! O/ k9 ]7 C4 J. y
9 g# i! V! E; j& ~1 h

) w9 T  ~/ {6 z  ナァラ一個側身往上踢,踢掉男人手上的匕首,匕首在空中轉了幾圈落到ナァラ掌心。$ l* S2 H5 _7 V4 D, [' u# {
6 y  k, N& p9 g# }

0 W/ v- E/ R( q* H  「你說什麼刀子不長眼嘛?女人家膽子小,你再大聲吼兩句要是嚇到我,不小心往你脖子裡刺就不好了。」刀刃抵著男人的頸子,ナァラ笑的燦爛。5 y( ~5 U4 j+ M  @5 T/ o, ?
! W/ T! b2 M% q

, d0 w- a* [$ E$ E  「姑……姑奶奶饒命。」方才那一下,他便知道眼前的小姑娘不是個好惹的角色,她是認真的。  @6 U; X7 b/ s# T7 O% E( s. m
5 W8 U5 P- G$ T3 t$ c

- x" f) S! A0 x+ p! N  「我……我不會再打他了。
' U; `' Z' D: B* w" W* {2 T; ^# ]3 |0 S& W& a  }8 x; y
% {( D7 P9 K& x
  「可是我不相信你的話,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今日威脅這男人是叫他現在聽話了,這等欺善怕惡的人渣,只怕她一離開,小男孩就變成他出氣對象了。
7 _, d) J# T- n. I) b6 n' O( N/ ^' C3 m1 C4 Y5 {

! j/ \2 l5 u, q' k  「那……那姑奶奶想怎麼樣?8 z; Q' q$ C: h- Y, Z/ w+ Z
; V& I% R4 F! T
1 o( E( C+ ]) J  R0 N) R
  「這小男孩我要了!」% |5 r! X/ g+ ^+ f$ |

( S8 i( d+ f. U1 J# e* V
: O* w! c5 h+ |! _; c/ n6 X
  「他……他是老子我花錢買的!」才剛買來沒多久,要他白白送人他不甘心,但他又不敢忤逆現在這個拿刀抵著他的女人。9 H% [6 q$ E4 m) x, D

+ f$ Y6 ^, V& P, O1 X2 d/ ^, I5 y

# O3 W1 S/ ^( Q6 v' N  「雖然我不喜歡用錢買賣人,但是我會照正當手續來。」脫下手上鑲有寶石的手環。
4 c: t! g7 H3 q' i/ j  H
# F9 @) ]$ M7 @. S( _& J: q

  U9 P8 K# Z9 \* n& G6 d9 V% b0 i  「這個足夠買他了吧!」收回刀,ナァラ遞出寶石手環。
3 ~1 }1 X' i% f- d) j5 _
& c$ s" N6 R  \! F

3 z0 G5 ]9 Y. Z- }; F! F  「夠……夠……夠。」捧著手環,男人不敢相信自己賺到了。一個才幾個銀幣買的小奴隸可以換到更高價的寶石手環。「他……他是妳的了。
1 Z/ Y7 U; \: ]( C9 Y) Q' y* V1 [
5 [, V# G* R2 l6 Q
, M# ]. ^: [+ Z) d
  男人捧著手環想要離去。
" y3 }/ m0 u# z$ v& t8 `  m0 _
2 o0 J; u. w  m7 x
) U1 X1 a( y2 D5 L% |$ J, D
  「慢著!」% t( D! q; }+ A& j

. w  c( C9 e! n

$ Y& l4 M4 U+ n# x" L  「哇啊!姑……姑奶奶還有什麼吩咐?
' Z* w0 [4 u5 q0 \, s0 _) `6 o" {) E1 G6 @) K1 Y
# e5 g5 H! K  m- n' [
  「把他的賣身契給我。」這張紙沒拿回來,這男人隨時可以把小男孩帶回去。; C" Y+ H  b. z" ~  J, E. y
* k9 ^: T/ c& ?0 a, ]& [
1 [% d, t$ K, J
  「是……」掏出懷裡被他捏的皺巴巴的紙。
- h* n- e( C/ ]  Q' c! c. Y  W' W) I1 E3 m: H1 J

* H" z$ q/ H2 k+ l( q. b, m. p  ナァラ確認完紙上的內容。「你可以滾了。」5 }/ y7 J' w" ~: r' Z
" i# h6 _2 J/ `

  Z% f+ S: j* \4 ?' m  男人像是後方有什麼毒蛇猛獸在追一樣立刻拔腿就跑。
2 C; ^+ s" Y. I/ p
; F: z& ~0 H( g5 T/ i/ s

, S' y9 E5 h* u) g# ^- N6 E  ナァラ蹲到小男孩身邊,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小男孩,你沒事吧?」" q8 z7 d1 [* w  r, _0 v0 H

0 t! L0 j" M8 ]  ~* Z8 c

$ b5 z. h  Q  }/ d  「謝謝小姐!」小男孩朝她跪拜。
# C5 W7 P# E2 {( B
! N' x& ^( K/ s% H9 k% D; [

* b% i7 R8 j% Q1 P. Q  「別拜我,我可沒有打算買下你的自由喔!」
7 |* ^6 ]% g& e3 F
3 S# }( X, K! Q# j5 g, s4 g& j" T2 ]7 _; I

# o4 s! w4 F& B/ `3 [1 F+ q  小男孩眼中寫滿疑惑,這位小姐買了他,卻又說沒打算買下他的自由?
# {: J8 {7 x0 f. [
% w3 l' P. @, R, L* N0 G& m

4 r5 C, R1 z$ f5 F) N/ g! f- K" P  ナァラ撕碎了手中的賣身契,拔下手指上的戒指放到小男孩手裡。  Q) T% F* w; L/ c
4 `  P. k3 o( _& I5 v$ V

# f: c  s9 m8 z  「這個賣掉還值些錢的,你應該去過自由的人生,不該被束縛的。」成為人的階下之囚並不是什麼好過的事情。
$ T5 S* g9 m" @! t; m9 |% k- C0 l! g' \5 @" H: z
5 A: Q; B( @* _6 [6 z! d
  「謝謝,謝謝小姐!」小男孩不停的朝ナァラ磕頭。
& c/ x4 {( N# |/ P# O4 h& n( C0 Q/ ]
! T+ E) X( ^, A$ _
  看著小男孩的背影越跑越遠,ナァラ嘴角的笑也沒停過,她由衷的希望這孩子之後可以幸福,不要再成為奴隸了。
, w: V8 ?: O4 D3 U2 d
4 l8 R9 N0 [2 i: R6 \

6 R1 J8 R6 o# |) u  「ナァラ那手環跟戒指是妳母親留給妳的遺物啊!」サラーナ看著ナァラ。
# p0 X# O' i+ o1 R1 {
( b" x! n8 |, a3 t% e

+ W5 @1 ]* y) v9 P  「沒關係的,能幫助到那孩子,我想母親不會怪我的。我們回去吧!」
$ G# E7 z/ T+ E  t6 l# ^/ Y0 T4 W" I, Z: C0 h

4 d3 }: G' v) O4 ?" O0 \  兩個少女的身影逐漸遠去,一直躲在暗處的另一個身影也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 K: S& m9 \# o) E  h$ G8 r8 g2 E4 j
◎    ◎    ◎    ◎
  「老大,那女人今晚就會行動了!」' h7 R6 }( Y7 R1 n4 A: w
# D4 b0 b" X' x, E* A
5 D2 z3 J* Z0 ~1 S9 s" o, G
  「好,準備『狩獵』了。」スレン的笑容越來越大,他等這天已經很久了。+ r8 m+ W! N/ C
3 X  G/ [9 A8 i0 f: \. {

, P3 o1 {% k$ Q$ Q# A& \' z$ t  捲好手上的婚書,スレン興奮的步出司令官室。
+ X% ]4 p0 a$ v* D, `: O. {& V; ~) [1 ?6 H# t& @* t! x  ?: {# c, ]4 A
9 r8 z2 [  E% w. a# y  o* F8 o. d
  今晚絕對可以達成他的想望。' a( A+ q! a1 j4 k
. |2 k& N( t* F) s* c$ T
" m9 V$ G5 \- `6 }; A7 P1 `* ~
  那個女人肯定會心甘情願的走進他佈下的陷阱裡來。
( a3 C/ T* z$ X8 N: B
◎    ◎    ◎    ◎
  佈置華美的房間裡留下淫靡的味道,床上交疊的人影喘息著,直到呼吸平穩之後。
# D. O1 z) k$ F. Z$ r7 R$ _) g/ m2 K2 R# `/ i" ?1 w9 o

* v) e! K: i0 N  「今天感覺怎樣?」スレン趴在ナァラ的身旁。( ~( x' a$ b, o: o
& A8 ?5 c+ w+ m  S1 q

$ p2 s# L0 }0 C  f& C7 F# O3 R0 ~  「一點感覺都、沒、有!」ナァラ瞪著他。
6 [/ ^1 u5 a4 N2 V9 b- }
+ b) L  x! }1 c: y5 `4 E

& h8 L  \* `* P2 a  「唔……是嗎?事實上我覺得妳緊緊的咬著我差點就把我給榨乾……。」スレン的手指延著她的脖子一路往背部下畫。
1 U2 S" P" Y7 e/ g
' Z8 v# p5 u& ]: p/ _

1 J# m" V8 T  J9 K- u* P  ナァラ忍不住輕吟。  L, X- n$ Q2 T2 K4 ^1 {
$ O  \9 @* V, C4 `8 t, }( V

* Z. Y# \' f2 ~: s3 a0 f/ s  「沒感覺?」スレン眼中充滿笑意。+ j% v- X/ K8 @
- q, k+ y* \# {& {# i

9 \5 F  R: [/ b) p3 x) `' V  一顆抱枕直擊スレン的臉部,卻打不掉他的笑臉。5 W/ R% P6 C# p; j' o/ s
9 H5 }) p+ y  n" L( n2 {$ `
$ Q4 d, q! F4 ?4 D% Y0 R5 P4 O
  「妳謀殺親夫啊!」2 J5 j6 ]3 K( H. u$ W- F2 m2 Y$ x

% q6 c$ Y0 o. M6 K# J; Q
& R+ {3 X5 u5 |. g5 S( I1 o
  「事實上我想射的是刀子!」可恨的傢伙,為什麼老愛來惹毛她。
( Q2 W7 j4 J2 s5 w) @, N& k- _( r* ?3 m' O" Y9 G$ I8 D

% y- n) M8 ~# I( K" d  「喔,找到機會妳就做啊!」反正他一向把配刀放在她伸手可及之處。' D9 W- W4 E" ~7 ?! I1 G

, p7 [/ [7 V4 R; |+ `

: t0 W" t- L  g6 o  「總有一天我會做的!」ナァラ目露兇光。
. r1 |8 c# c4 N  ]% R: \% q2 T
; @: ?: @! G& A& g8 a
$ x$ A: L" `1 a
  是啊!總有一天,她不會再像之前一樣砍不下去然後把刀收回刀鞘的。
( J! p& e# C8 Q! ?9 j5 K( c4 @( S- E4 r' B  @. a

% M0 \' L5 ?( m& ]4 X: f. T  「我期待妳來襲擊我!」スレン反身壓上她。) c& B; K, w1 X+ B4 \9 U( a9 w

. X0 P) Z' j4 ~/ R- M

7 |( G$ ~: W! }0 j7 g4 X3 D  「你……」感覺到抵著她的硬挺,ナァラ的臉還是紅了。
' K: e9 D- f: ?) G( C% W
# o7 {( y- N3 U

% E" ~2 `% w' A3 H: o  「好啦!餵飽妳的丈夫是妻子的義務喔!」$ L+ Q( c1 l( K, f
1 L6 T1 m; l' d, m

: m8 T/ K1 x# ?6 x% F7 u  抗議聲消失在スレン的吻裡,今夜又是個不眠夜。) l1 C9 M! g' W3 h5 R( U' U
◎    ◎    ◎    ◎
  「サラーナ,妳來了。」
! u' x. T, n' N9 D! X1 N$ H3 @% D) Z' y9 k/ M1 E9 y' E8 J

; d4 @, D4 B) m; i% o  「ナァラ,妳過的好嗎?」ナァラ當天是被強迫嫁給スレン,她原本一直都很擔心的。( }; f) i4 Q9 z3 _* X3 M
  「嗯,我很好。」: g" ^+ K; v, Z5 F% t* r% ^& E

3 b. B$ k& \0 o6 f2 L- U
2 j0 B" B1 \- }0 I6 a  H
  「スレン大人應該很疼愛妳的。」如果她觀察到的沒有錯的話。3 s6 }+ ^* Y& b, O" _: _6 |
; `. H1 b0 H/ Y5 W
( c( D$ c. i' P* Y' p1 @9 E
  「他沒事只會氣我啦!」看到她越氣他好像越開心一樣。. d9 h; w( A9 j4 p& {6 Z. q

% U! y' W( k. @% i
9 G, C, L# `% w! J# b' Y
  「那麼就親眼看看吧!願意陪我去逛逛嗎?我要結婚了,想要挑點東西。」
0 e+ p4 Y7 R5 Y
9 F1 X( T& i- e5 O" ^$ M$ ^
0 Y# E: `; x: l7 s1 ^% G6 e* f5 C! L
  「サラーナ妳要結婚了?恭喜妳。」サラーナ笑的很甜蜜,她相信サラーナ想要嫁的男人應該是個不錯的人。. Q; f4 X' e5 u6 s
0 T/ W% i! _5 f. n
7 `- i" R# }& k+ F* X7 t
  與サラーナ走在市集,說是要挑給サラーナ的東西,ナァラ畢竟是女孩子,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一樣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拿在手上把玩著。8 t9 W, p$ g1 \% f3 |

- T& f$ f% H& i3 a0 `0 F  Z
$ d& S; L) s+ ~% c/ |
  注意到在不遠處躲起來的人影,サラーナ忍不住輕笑出聲。看來她觀察到的真的沒有錯。
6 d$ P% W2 y8 h* A! j) b( L6 \. S5 i. b" r- ?

9 i6 ]4 C4 s0 m  「ナァラ夫人,這個東西很適合妳!」小販見到她自然是拼了命的推銷。& Y* S" `) J3 E0 e" U( V7 P9 `. F

6 L( {+ Y% @2 y* y

8 ^- {( z* j) B: b( J  「不用了,我今天是來挑給朋友的東西,幫我選些適合她的飾品。
: I& n. W+ {* ]( w- H
! S+ W9 @* d" a& P8 |' `' `) |

/ e: N6 c: c+ R, p$ J  買完了東西,サラーナ拉著ナァラ往司令官府走。「ナァラ,今天謝謝妳,我陪妳回家吧!回去前我們去吃點點心。」
4 c% }1 `% _. w
; ~' w- p! e; U: B
$ B" n' @0 S1 {
  眼角餘光注意著躲起來的人影,サラーナ牽著ナァラ轉進小巷。8 w5 v* @. _% L$ u. t

* J( e$ `, L% k% B( [' e5 d4 J

" a6 ^- x$ I1 b/ `: V0 u  「サラーナ妳不是要去吃東西?怎突然停了下來?」% v7 p' q( q7 ~2 Y/ N  A. X+ Z* c

) S" G4 I2 M9 |; ~' t% T  G
" ]% o  n- X' B7 G# }% R
  看著サラーナ探頭出去不知道在看些什麼,ナァラ充滿了疑惑。7 V& J( ?  M) @  F+ ?3 {3 e$ p; Y! ^% t

  y# w4 _2 A- a2 ]; u

) W  B5 q2 ?9 D/ ]/ U  「來,我們從這邊繞過去偷看。」サラーナ拉著ナァラ往方才駐足的小販帳棚後走。
8 D/ T5 t" y( z3 B6 \2 A
* x! v- F4 }( d0 N9 w# O4 `$ C
3 W" X& F7 l( u4 E' t1 p
  是スレン,他來這裡做什麼?
3 K& \; w' ?1 I" y6 D  T9 \) l- q! F2 y5 M; I! b& R
; }2 @! H# ~5 E" H2 `: H! a6 d
  スレン左看右看,拿起了ナァラ方才把玩過卻沒有買的東西,像是早已習慣似的掏出腰包中的銀幣放到小販手上。* ^- h' Q1 r1 X! \7 t

  x1 I# M) i7 C+ w. Z6 V

/ O1 W- Y+ ]+ h, ^; H$ U  「スレン大人,要幫您送貨到府上嗎?」: S6 ~" ?" G1 y5 j; r

) E$ b0 B0 m2 g7 O  O, k
/ A" q/ \+ q/ x+ D
  「不用了,我自己帶回去。」小心的捧著那幾個盒子,スレン才慢慢轉身離去。6 d& v. O$ G9 M5 G0 N

/ _3 _1 f# ^& {7 k! j7 O  {6 r
8 L  y' U' h7 p- F
  「スレン為什麼會……」他買的全都是她剛剛很喜歡但是沒有買的東西。
! S7 |9 R6 F5 f$ r3 o4 Q3 q2 D! n2 ^9 q

( h& N/ R  _! ?& U8 H2 N# j' `  「妳說呢?那些東西他一個男人可是用不到啊!」只可惜ナァラ都沒有發現スレン的心情。. x6 S; C8 t# g( x1 N

6 O1 S! L: x- b5 Q$ V  z
5 q9 Z8 e' g4 |5 _. e+ P, G% j
  ナァラ沉默了,她不懂他的用意是什麼!瞧小販的樣子又像是スレン這樣的行為很習以為常。7 n, w) }1 R' O: j
1 I. Q) Y) Q% Q7 k& T
2 {8 F. l! H$ T! ~
「回去好好想想吧!」她可以感覺到スレン是用行動在疼愛ナァラ的。( G4 D/ e) e( Z3 h
◎    ◎    ◎    ◎
回到房間,ナァラ看到櫃子上擺著東西,那是她方才中意的東西,環顧四周,她才發現擺在她房間的這些小東西都是她喜歡的東西,她一直以為是巧合,結果是スレン特意買的嗎?
3 {& f- {+ _1 d7 v6 ]# n+ `- s4 v# |% a$ S3 Z

* S; K$ p2 V. k化妝台上的珠寶盒,她一直都沒有興趣打開,裡面放了什麼呢?3 k, e0 Q1 c. R& W2 r# A1 e

0 k& m9 G. P, L4 A
8 D4 B8 ]5 |  g1 N2 y  o, K
打開蓋子,霧氣緩緩爬上她的眼睛,裡面放著她再熟悉不過的手環和戒指。
( a' _* N2 k) U1 j- Y2 g4 n5 ^  W$ R8 @; c/ H
) T: W' K# }" c
……怎麼會在這裡?她不是已經給了那個鞭打孩子的男人跟小男孩了嗎?
9 X4 `# u  N, e! F9 D6 o1 ]) o0 ?' [/ Z3 v) d+ l9 s) h
, M) W* V1 t/ E, L+ k
扣扣扣!
( _* `5 m( G7 Q/ g8 j' r/ l1 I, m( L* J+ Z  M/ O

5 `* _7 n/ @9 j% }敲門聲傳來。/ S& H0 g# d( W) i0 ^9 O, {* c

' o  e4 u1 O6 j$ t
( X& u0 P5 C0 U0 o5 h  F' E$ R: A
「進來。」
1 U1 V/ N& Y5 b6 f9 M5 ^" }4 R" v2 I0 r" w

1 Q* k, ?! y( E「夫人好!」
6 O# f* G/ D" |- {! k+ J" O; ~0 v: j

' K: W; x* B. _& f7 Z怯怯卻又熟悉的聲音傳進ナァラ耳裡,她抬起頭,看見了已經許久不見的小男孩。
: Q2 j2 e( E. e- `
, I4 Y# x6 r8 m" V

: F/ |0 ?* X$ W8 e& J1 L" J- x1 A「小的是迪魯,今後是做為夫人僕役。」
$ a5 P) t5 e' C2 W& y( Q3 E
; k4 ~0 Y, b. d. ~* B- q
# J0 I0 {; k) X+ c0 d
「迪魯,你怎麼會……」看起來比之前的樣子要豐潤上許多。0 m/ h- P0 F7 z3 Q$ J

9 h0 h5 @% t# X

6 Z8 U; y" l0 E- a7 t5 M「當時夫人給的戒指,小的本來是要賣掉給媽媽買藥的,但スレン大人出現帶了醫生去治療我媽媽,代價是要我把戒指還給他,然後スレン大人說要給我長久的工作,就把我跟媽媽給帶來司令官府了,一直到現在總管大人才准許我來照顧夫人。」3 Z+ W2 s/ s8 r* w# z$ o
6 P2 F: {& ~0 j, h/ w/ ]' V- d
9 O; j1 \7 t+ [! {
「是スレン幫了你?」然後替她拿回戒指跟手環嗎?0 W+ i$ u1 B, W. a8 C6 u5 q8 y
1 n# f& P2 n' q* }6 q9 M( O- N4 [

/ e% l% `  C# V「是的,スレン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來到司令官府後才知道,其實這裡有不少人跟我的遭遇差不多,也是因為スレン大人的恩惠才會在司令官府工作。」
7 D4 T* @! s6 _6 M2 g
1 r8 ^1 f3 _+ I1 h3 y! w
+ V2 x, U! @, u3 F3 {
她是不是一直以來都誤會了スレン呢?
4 o, Y8 x. I( X* ]8 K% N' b0 `* Y+ i/ @+ t

2 @4 i8 B  v; c$ x$ E這滿室她喜歡的小東西和珠寶盒裡看到她最珍愛的首飾,全都是他特意弄來的嗎?
9 c& ]- k/ T$ r/ p9 Q3 r2 Q  \& G$ i/ @& p. c

$ J5 R& x+ t1 _* f如果真的是這樣,這男人真的是個大笨蛋!
1 |& h$ Z& ]) S; P6 P' a
◎    ◎    ◎   ◎
她今日更加確認了她的丈夫是個大笨蛋!
7 }* z( a! r$ H. ?) l" t, ~& Y' n$ p7 E3 b

- ^9 P4 h( Q% @8 ~- _: x明明就摔下懸崖居然一開口又是讓她想撕了他的嘴的話。
; T7 d* Z6 b2 o" _0 k1 K" k' r* A7 L* y1 q8 x
/ k: x( T: I; b* I9 e) n6 W$ L
「妳是來確認我死透了沒嗎?」- o4 a- f+ m3 d- ]
1 z1 W% I2 q+ r: P$ H- w% \  |& C' }
7 {+ t+ S% X% t& @) S$ ~8 U
「看你的樣子我想當未亡人還早的很,為什麼摔下懸崖?因為工作嗎?」; u) z9 q4 N% B" A4 _& u) m# a

1 A! }1 \- \) J2 o  n) u
8 A- v( @. K0 K  ~' `" Y7 S7 n5 Q/ w% C) p
「當……當然是因為工作!」スレン臉微紅的大喊。
4 C& p6 U- n. l1 H! r9 ]$ v6 c) q( p8 W, U
1 y- [8 {9 P# e! G) y  x
「笨蛋笨蛋大笨蛋!」看到他身邊的那堆水果,她終於懂了。
. k8 Z8 c$ v$ r0 n! w$ {$ {, a9 r. ?9 H% S5 W

1 i+ H+ c7 f4 e這個叫做スレン的男人一開口就氣她,但她也才發現這樣鬥讓她多少忘卻了點思鄉之情,他用行動表示著他的心情。2 |. F8 m7 q# B! z2 G8 n0 p
. ?3 @- U7 `( N; e. }( E

5 A) z6 p1 @% U9 [# l「不要哭,我比較想看到妳笑。」スレン伸出手摸著她的臉。
: `- y/ ]/ M0 K9 _, w* N+ e: P5 n1 ^  `9 K

2 d9 |0 e7 U5 X% {( w「還不是你弄哭我的!」; z; ~* T- ~' _
# X8 ?) q, E  F2 C/ M

1 F2 ~; F- A& w0 n1 I' b「好好好,是我弄哭妳的!」她說是他就是他啦!4 Z/ j$ Z, z7 L2 z9 k; A& u4 X

; T6 S1 V" J3 F( s& p+ P
' m3 ?6 d- ?2 }0 ]5 q
「妳哭起來好醜耶!大概只有我敢娶妳了。」) k7 i7 ~$ U7 S" q1 K! M& d
5 f& a+ r) Y6 ?3 n% A

3 ^! V) Y& J7 O# |0 N「那你休了我啊!」' {$ `" B5 k1 G' P% e
# B* u/ d0 v! e

: t4 O! ]; g6 f/ B# v「等我死了再說!」0 O4 N; K! l' F% W' `+ D/ l
" j& g/ X! {( j- s) J
6 h4 v% `0 v! Q7 ^2 x" K
「傷患就好好休息。」
8 E9 y! {! z: X4 g7 k- H
& W* J0 H- a) q9 T; m# C
$ d0 [4 {7 V9 i; P( K5 B; s
「是誰不讓傷患好好睡覺,一直在傷患耳邊哭哭啼啼的。」
" t. \" s/ N3 V$ r5 [) N
, b* F2 q5 _1 p1 \
' f" {' r6 R1 X) K  M# i  R  i% A
「我揍你喔!」
& Y; }- ?3 i! \$ d2 c% r% @' V/ Q" y" }4 v# I5 G+ A
0 h, W# i) b) ]7 [$ f
「欸,我受傷了耶!」
( j, F/ H2 [' ?4 B  A9 q) d" K
) E7 w6 J8 J. o; }: T! \

6 t5 ]: E- I9 i+ g2 H4 J8 W* `) e「我待會給你煮個營養豐富的黑豆飯讓你養傷。」; H5 w! \" }2 E% K) b4 i
( \/ [6 G+ V  [- p

$ l; X* L# d& Y& ^- r% b! Y「住手,妳不能這樣對我。」" W% m$ |# W3 d8 o

" h) y/ J; j& P/ V

: W" K+ E0 H+ E# k4 i7 O! A迪魯識相的關上門,掩上一室的鬥嘴,這兩位大概一時半刻還不會吵完,他還是去幫大人跟夫人倒茶水好了。
6 z  U/ N# j4 G$ V
5 i% P. t2 j7 s. q  [" Q5 o
星星為什麼要如此犧牲的留在月亮身邊呢?留在拼命發著光,隱藏自己存在的月亮身邊,這是為什麼呢?
您的存在就如同月亮一樣呢
為什麼星星會想陪在月亮身邊,這個原因我很清楚
因為離不開啊,不管有多痛苦、多折磨。星星就是怎樣都離不開月亮身邊
明知道待在月亮身邊的時間越長,就會越難受.....
但還是敵不過月亮的魔力,怎樣都會定在那裡無法動彈

签到天数: 23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

主题

143

帖子

71

积分

偶像艺人

Rank: 4

积分
71

桑禾蓓姚子奇史蒂芬

发表于 2013-6-4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  LL辛苦ING。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7年7个月20天

GMT+8, 2021-10-18 15: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