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41|回复: 5

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评《沉默的告白》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4

主题

305

帖子

193

积分

实力偶像

Rank: 5Rank: 5

积分
193

王瑞恩黎华紀翔

QQ
发表于 2012-3-3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 i5 j5 v0 x  ^/ c9 {
这篇评论献给六合在略略的第二篇连载文:《沉默的告白》。
& C! X7 b! {' s% C! n
! ~* U+ c& ?: N/ \+ n- V5 w/ f7 e其实我没想这么快就写评论的,本来我甚至想给六合一个惊喜,一直嚷着嚷着没时间写评论啦来不及啦然后等到连载完成后一鼓作气地来个万把字然后漂亮地交到六合面前。我甚至都开始脑补六合回复一大串!!!!!!!!!!!!的样子,然后我就对着电脑屏幕傻笑。 5 g% a. e. S2 E  s) t4 M+ t
! @& ~% F/ S2 ~% }1 U1 T0 q
可惜某些事情的进展真的不如我想象…… / H! J& u5 V: H; [% ]! r# Z

: L/ G3 G. N! \. ~2 ~* K2 X我想说,无论是夸奖还是批评,用心的评论对每一个作者来说,都是最珍贵的礼物,也是支撑下去的动力。如果亲们真的喜欢某个文,顶起,期待更新这样的话固然不错,可是哪怕只是一句感想,对作者的鼓励和支持,要十倍于你收藏每天点击一遍。 % E0 w/ [( Z' l

# I4 x" F5 N' I* @我在《备胎爱情》主楼里有点喧宾夺主了,因此到了告白里我就收敛。不过现在好像看到了弃坑的危险……抖。我可不想再等三年啊,哈哈哈哈。所以我决定开同步评论楼了。 # f* l5 Y6 I6 E9 P1 e

. j2 x( E8 m& l% K% ^' C其实这是个很冒险的事儿。因为在全文完结前,很多纲领性的东西没法说,很多草蛇灰线的东西也没法说,只能靠剧情推动本身和我对人物对情节的爱来继续。 , d/ x8 U2 z; q1 q5 j9 B% b
, X- B( S! x% k/ }7 Q: P
不过有挑战,才有期待,对吧。
! O. w) q4 h1 t4 Y  ?
, q# I# t" z/ z: |. v2 Q7 |六合,hoho,我来啦。
留与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4

主题

305

帖子

193

积分

实力偶像

Rank: 5Rank: 5

积分
193

王瑞恩黎华紀翔

QQ
 楼主| 发表于 2012-3-31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溜来更新,同步评真的是想到那里写哪里了,没有章法条理希望六合和各位不要见怪。
6 J- h# z# K- u" v; V' I  g
/ `, F% N4 j5 U) s$ a$ J! H  Z
; v, N/ w# ?( u" ~- n——————我是没有标题的分割线—————— , t' D/ Q' C- K

& ^9 k6 D; |' h$ x" a9 r
  C9 {% }1 a* q; K/ d; c  `$ c4 E6 f, |
六合的文,有个非常鲜明的特点,也是优点——画面感。 4 j  M8 O$ {, p1 r. Z1 }

- ?* U/ l: `& H  u9 d虽然六合本人应该不太喜欢我拿《沉默的告白》(以下简称告白)和之前的明吧成名作《备胎爱情》(以下简称备胎)来对比,不过这里就允许我恶俗地对比下开头吧。 3 m4 h8 @% O6 y) g( N
% s) n  x- _: W2 ?5 d9 z& |" {4 P
备胎——“纪翔??谁啊?不签!!!”   |  A% c; U. s! `  ^% p

) F2 m2 f. W1 S5 e5 }告白——踉跄,不停晃动的画面,杂音,雪花点。 ' N9 W& \9 j# P4 q$ l/ N

! y% w2 N6 H8 B是不是画面感油然而生?我感觉六合要是去写剧本的话应该会很有优势,毕竟很多人要先冥思苦想一个场景,然后往里面填充人物,表情,对话。而六合的文字是可以让人——只要是脑补能力不算很弱的——都能在自己的脑中看到鲜活的剧情。 ! P) ]( T; Q6 z4 T; Q' ^

- Y: K% M1 t# e3 S7 i. g) _" d告白的开头,非常能抓住人心。和备胎那种戏剧性的好玩不一样,这个开头一下子,就是戏剧冲突的高潮,就是没有铺垫伏笔的矛盾。   d; Q8 E+ O9 }2 f# o0 Z  n9 v

5 }: X7 Z) M) D8 P玩过游戏的我们都知道,杜司臣是个好哥哥,虽然严厉甚至苛刻但是永远都会站在云芊身后,成为她最坚强的后盾和最后的退路。
7 b+ y4 }5 X9 L$ {2 O
8 v8 `" g  I( H" P& u# V后来,当我们知道他不是她嫡亲的兄长,对他的思绪里,又多了一分感慨。 9 _+ m& L  {, X& I

% G3 `' L0 `+ r$ V0 \  ]" {, Z% A芊,我……用生命发誓…… + e7 q3 l0 }% B) ^  \

7 w1 T5 [2 K- j7 d- L3 s' z5 V——如果是无聊的小言文,大概这里就会接,我会自始至终一直爱你之类的话吧。不过我对六合有信心,也是对哥哥有信心——他的爱没有这么浅薄。 5 A) h9 c: g$ \1 u
0 |  |  J. x5 F) L$ {# ~
而杜云芊在六合笔下,从来都是坚强果敢、倔强执着。当她从叫着城管“仲瑄”,从车上缓步而下,一边笑得甜蜜一边说着“看来想要教训我的心情已经迫不及待了”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场戏一定会很好看。当然我并没有不尊重兄妹俩把他们当戏看的意思,而是说很期待这样的两兄妹在如此情形下见面,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4 o" n& b$ Q: j  P/ d8 J( c5 q) d) i+ h
“水晶灯的有些晕黄的光,映着窗前一个背影。
) J" Q+ A/ n9 i
# ~- G2 [/ E2 ?/ `8 C他没穿外套,只是衬衫马甲,双手放在口袋里,像是远远的在看着窗外的什么。
, j& J% D7 S3 q! @  i0 q
4 V  ?  n' r' _这就是她起码有一个月没有见面的哥哥。”
- q# G. D: c, v5 P! A/ d/ e4 M/ m: O+ I5 i) J( `0 ]& y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但是我看到了。哥哥略瘦但挺拔颀长的身材,头发的光泽,挺直的鼻梁,棱角分明又线条优雅的侧脸,弧度不突兀的喉结。柔软合身却硬挺有型的白衬衫,略微收腰款式西装马甲显得身材优雅又不会觉得瘦弱。他就那么半是出神半是凝思地站在窗边,眼神中的微光远得仿佛能触及天边的月亮。 4 R. e4 a, v( B0 K. v
0 v% y/ l6 F1 \- T
直到云芊的到来。 $ y9 R0 _9 l& T1 Z4 H
  J. \3 R8 j- m# s5 s
他试着跟她亲近,以缓和他们本不应该紧张的关系。然而她不要这样的温情笼罩下他的“疏远”和冰冷了,所以她说,不用说那些,不重要,你今天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5 h( V: v6 U8 v- [% R
8 S7 @+ N5 @+ ~" ?他不许她签子奇,在她看来就是干涉她的自由不许她签一个根本没有瓜葛也毫无危险的艺人。她说他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家族和她的荣誉,可是谁又知道他有多用心良苦? / q  r9 u8 e9 \

/ B8 R9 G% O7 x她说,哥,我喜欢你。这样的感情不会听你的命令,说放弃就放弃。 " @7 A6 G0 \" H. _5 A6 H
+ W( \- i) n+ h4 L( o* o' Y
他的目光,和他的眼神一样冰冷:到任何时候,你都是杜家大小姐,而我,都是你的哥哥。
0 r# n+ _* e% u
" s; Z* _; z& K" _. v又有谁知道,他内心的灼热丝毫不下于他名义上的妹妹。
: {4 ]  |& s/ y2 {1 u: G0 S( [6 d0 N) \1 i+ z% U( o
我不知道这时候的云芊是否知晓这种灼热,但她即使不知道,也会斩钉截铁坚持地奋不顾身飞蛾扑火。 : l5 ^! \( u5 l* T' ]9 H  T

" c% d* F. v- d* d0 P2 ]& x1 O——“有种的话,三年之约不变。三年之后,我要你娶我。”
: g9 C* E2 o) ?, I$ H
9 }; p8 x- v( f: G2 c* l漂亮的、果决的,刻入心里的画面。
) y9 l) M0 v, E1 G- O) d! m' Y" `, T- ~0 [. y! ?1 |/ A

1 J$ L9 T& r/ v6 Z" n* |  r% O! [$ Z# u(待续)
* T6 J- I2 C( `, ]' ^) ~0 @, D
留与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4

主题

305

帖子

193

积分

实力偶像

Rank: 5Rank: 5

积分
193

王瑞恩黎华紀翔

QQ
 楼主| 发表于 2012-4-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便是朝思暮想的不短的离别,也没能让杜云芊和杜司臣的关系回转。于是她一个人上了飞机,在呼啸的声音中笑着自己。# \! C! H, n6 j' F* q) h
8 M. L7 p6 M& S5 J' [2 ~! h* s
  k3 ~* r2 r' u/ N4 J, I
小时候的回忆缺失了一部分,却并不影响接下来的十多年满满都是那个人的痕迹。 4 D% f- h$ z* E4 z0 G" \

9 D" q4 y8 u3 W- V他总是那么成熟而稳重,他的眼神总是那么冷静而平稳,他有很漂亮的手指,抚着她头发时候很轻柔,他话不多,可即便总是命令和教训,声音清得像山泉。
6 R6 {. q. t% _, E- s  ~
% Y, ^, U( L% k$ X0 C转眼间她二十岁,如花一样绽放的年纪;他接近而立,正值盛年。
/ L$ X$ O& L  _8 v8 k; u$ n7 V- {0 B9 A4 ~# Z* \& \' p' q
于是就承载着满满的对他的思念,独自回到她一手创造的温馨门前。
2 y% u! E; {! G+ T6 ?9 O# h% a+ g7 I9 |! q$ K
其实她不知道,那个她从小到大一直追逐着的背影,只因她一句要独自回家,就从千里之外跟她回来。只是,像他一如既往地那样,不曾让她看见。
0 S; ?: m  f# b3 I3 d% D$ q0 M5 y# Q0 W& M  U, }
再来说姚子奇。这里的子奇是一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朋友,丝毫没有男女之间的暧昧或者火焰。——“虽然说起来是挺矫情,但真的觉得你好像是我失散很多年的好朋友。”
9 i5 R2 A/ ^6 ]  }$ _2 X+ h/ A* D2 F7 x- S: ~/ W* t
我很喜欢这个设定,其实很多时候我你来我往的男女暧昧倒是好说,倒是意气相投趣味相似的朋友,尤其是异性朋友,真心少啊。 7 J& `" }5 Q0 T

8 O  b4 t: h- m8 R于是在夜色里,在她一个人的纯真年代,杜云芊听着姚子奇清唱的失恋歌曲。
; }4 q2 _/ E) o. k  O/ H. H' l& R# T  c: Y* u
在这空旷无边的黑暗中,他的声音触动了某些东西的底线。 5 s" n' L( D& W3 v

' h4 w2 k7 H3 z  h于是她哭了,为了自己这么多年来无望和希望交织的爱恋。 5 h  ~0 T( {9 r6 _- r$ f" r! P

5 Z9 g8 s! k( I0 [! r0 m5 N3 a也是在黑暗里,杜司臣摩挲着那只钢笔,缄默不言。
: N0 g% u) f3 `. h9 H) T8 c
5 R% G- }/ u8 _8 L" C- q' K6 H8 a' N当他听到了,她低低的哭泣声, 2 S  l9 ~  M: r# b3 D$ h4 O8 j, K5 N

+ r! e2 y- |( W5 R% N他的世界,除了眺望,也就什么都不剩。 ! Q! V4 M+ J, p
" O# n$ v- Z9 h1 w1 c
在他面前她一直倔强,一直或是开心或是生气跟他顶嘴跟他闹别扭,但一定很久没在他眼前哭过了。
' c9 [& z! y5 Z1 y+ p$ [% x+ ^
那些眼泪落成了淅淅沥沥的雨,也融化了他的心。 7 P* I2 s5 x8 w; W

0 `9 r  o* F2 _+ Y) i% ?才想起,多久没有见过她天使一样的睡颜。
3 n. A5 k# w  s8 M0 [$ F' V  b$ i1 `. B1 E' p
也只有站在她的床边,虚划着她的轮廓的时候, ; Y! Z. b$ B" J% ~; D

, O; n$ G  k0 G; l, b9 u他的嘴唇才不再用力的抿起,他的眼角才不再只是凛冽的风霜,他的目光才不再只是冰冷的果决。 " ?5 K+ s. W. x

# u+ @6 }7 J4 S% M$ B3 ]- o而这一段最最让我感动的是这样两句话:
+ U5 A7 L6 e- V) z" V0 @1 {
6 W: ]/ h4 R. f4 D4 y$ @杜司臣离开杜云芊的房间轻掩上门时, 他就已经不再信仰上帝了。 2 @/ I! T4 ]8 E  i1 H: P# W5 R
/ v# Q) b3 U2 I
因为他知道,她的幸福,需要他一手去创造和保护。至于祈祷和求助,本就与他毫无关系。
% x4 B" ^) o: E6 y8 y* k$ K; q( M
——为什么我们这么喜欢哥哥?理由有很多,其中的一个在于,云芊的所有,都是他所创。跟知音体没有丝毫关系,他确实为她撑起了一片,不,是整个天空。 , c& I3 \& `8 M5 o  K6 m! a" Q, M/ d
) d* G. K. h: z
这就是杜司臣,心思细腻又无比强大,不需要言语就已经给了她整个世界。在他构筑的世界里,无论她如何开心或是如何难过,都无比安全。而他所做的一切,从不告诉她。他不需要像那些小言男主一样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他所做一切皆是发自内心地,为了她。 " [7 x( ^( ~  n# L9 q& e

/ Q' ]% l. T8 M: h  b, z也正是因为知道他的真心话来得难能可贵,所以云芊才会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张纸团,那张写着“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再没有其他”的纸,把它贴在胸前。
) K$ T6 ]- M7 J, `3 P5 \  w7 p
& O/ u/ @* c. t1 g1 U1 W她在纸上印下了她的吻,也印下了她作为少女的羞涩和美好,还有,又坚定了一点的信念。
3 V1 a5 f6 ?+ b, u' L
/ n# u0 D/ b4 s# `阳光灿烂,一切安好。
) N% a, [5 c) n5 h$ I( ^# e, N  J' a: `2 O7 o

- [/ n; ?4 S7 e6 T(待续)
6 X2 _5 n$ R. E% x9 m
( d. w) d1 g" B, R; ~' \
留与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4

主题

305

帖子

193

积分

实力偶像

Rank: 5Rank: 5

积分
193

王瑞恩黎华紀翔

QQ
 楼主| 发表于 2012-4-4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这段云芊调戏杜司臣,看来也颇值得玩味。
: \. k( g) O1 l/ _* ?
5 K# {+ Z) B) v3 v1 H( t( m其实这段应该非常不好写,最难的在于“度”的把握。云芊有强势也有娇羞,有紧张的少女心也有恶作剧一样的调皮。哥哥一贯气场强大稳重淡定,不管内心如何,如果表面就表现出非常明显的为了云芊而波动甚至被动,那肯定不像杜司臣。而如果依旧是冰块脸真的丝毫不为所动的话,又不像这里的杜司臣。
  ^, p. n% o) m  z" g' n; T. s& D' c9 A2 N: R& Z9 O7 x9 R
而不得不说六合非常精准地抓住了这种微妙的感觉,一段下来丝毫不显突兀。就是自然而然。
' A" E% t9 I$ r. M% d# s3 C- A
; j* L& U5 Z4 _! ^8 Q! N1 \( s. U5 o另外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死忠备胎纪翔本命对纪翔的眉眼神情始终带着一种朦胧的感觉,对哥哥一言一行乃至一个微小的表情却是感觉非常清晰。
7 F7 D- ~% b3 t% j9 L7 g$ u! K+ r5 p$ Y9 t. c, A, y& |
所以,杜司臣抬起眼,一挑眉——这个表情秒到我了。
5 g. o4 h: ^. ~
5 z! A4 a8 J. w) _! Y换句花痴的话来说,这叫电死人不偿命。棱角分明的脸庞,冷峻细长的眉眼这种形容词是小言了点儿,不过我脑子里就只是这样。我还得不要脸地给自己贴金或者说是辩解一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也俗,可是对那样的场景还有比这更好的形容么,没吧?(抱歉我在说什么啊)$ ~; f5 I. m. r* h% Z6 |
- N4 U# W: v( I
他邀请她一起吃早饭被气鼓鼓的她拒绝,回应的依然是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其实我很钻进去告诉云芊:杜司臣的心思真的不难猜(六合:PIA飞),只不过绝对不能从表情和言语而已。从之前新加坡尾随回国(喂喂喂不要给哥哥用这么猥琐的词),到这里些倒了的几行字,哥哥的心思不要太好懂。
; j2 E7 @% L1 p* @; v0 u$ y6 i
3 f& k$ |& G1 ]; p前提是,能买得通城管的话。大笑。0 B, X! G0 B$ J. {8 f4 l
3 k( g1 v( k& ~: [
那么,云芊接下来的2.0版礼服刺激没看能让她从杜司臣脸上看到什么愠色,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这姑娘的倔强劲儿用在这里其实也没错,小剑刺刺刺长久下来总会有缺口吧,按照概率说试验次数越多那看到小概率事件的发生才更有可能吧——总之姑娘加油,我看好你。(我估计写成这样会被打了)
- P* n9 s: E) @6 L/ D) h8 ^, P5 d. i+ }7 t0 B' m" O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要知道看着云芊挽着另一个优雅帅气的男人步入舞池,杜司臣才会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就算是他一手安排的,不过亲眼看到和想想而已,区别还是很大啊。
0 }1 q4 D9 g" C, I) ?8 D) ^% v# s* c
夏以军倒是一出场就勾起了我的兴趣,当然我没怎么见过到财力家世教养到他这个级别的,类似的雅痞公子倒是见得不少。
0 }0 u# c7 v% R" x6 g
1 m2 \$ j) v, d7 ]) U痞这个字,一定是要雅才能登大雅之堂的,如同哥特颓废流装扮只有贵族少爷小姐们来玩,才称得上时尚。市井小民玩哥特,多半会落入神似乞丐的不良深渊。
3 C. C1 w/ ?+ a2 C0 J% u; g6 S, o
5 D  O3 c% ~' I/ _$ F5 k扯远了,说回夏以军。浮华但不浮夸随性但不随便的他其实是非常有魅力的,只是不幸遇上的是从小到大心里只有严谨庄重外加一身禁欲主义气息的杜司臣的,杜云芊。
! Y, `0 S8 G% \8 |! h6 z  g% A8 F8 @4 ~1 B5 V8 {0 W+ g
他这样的人在上流社会里浸泡惯了,所谓优雅面具见得多了,一般人少见的委婉得体更是熟悉得如同空气。
1 o# }" R1 N( W1 j! K8 i4 @# J& S* U! m' _3 x
所以,当他遇见了他的Quentina,直接跟他说“放心,我不会嫁给你的。所以不用费心拉近距离什么的”——这样的千金小姐——
5 O2 N7 g1 C0 o8 W/ P: f2 b' R5 c" A- D& Z8 o  O% m) z3 ~5 G
他觉得意外而有趣,还真不是一般小言里的套路。
3 P+ z: I$ g) @! J# {+ X3 T! T( B6 N; h) R! m1 r
和杜司臣眼神相交,吐吐舌头内心吐槽感觉像是要少活几年,乃至一边抱起云芊一边自嘲要倒大霉了——这些举动并没有给人一种弱气的小开感,反而平添了几分光彩,倒是和杜司臣截然不是一个路数的魅力,还真说不清楚谁更吸引人。
2 h) ?6 a7 W6 _' a# }# e% {9 H
8 y, P; [( z3 |1 i! s2 }' F而另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内心,也远不如他的外表那么轻松简单。
$ ]7 }$ Y6 v$ h" `! \( l; m
) A# E6 h% J$ [& ](待续)
9 V  t7 r+ l' t7 _" ]- B
留与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4

主题

305

帖子

193

积分

实力偶像

Rank: 5Rank: 5

积分
193

王瑞恩黎华紀翔

QQ
 楼主| 发表于 2012-8-4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说说云芊。原以为哥哥会有反应——至少不会毫无波澜——但是失算了。 9 N) w; G, v7 P9 m

8 e( E1 ?1 R* \- X# F相比备胎爱情里那个斩钉截铁果敢决绝的杜云芊来说,告白里的大小姐有一个可爱的地方在于,不淡定。她心里有个陀螺,跟着哥哥的一举一动滴溜溜地转。哥哥只不过是面瘫了一点,云芊就开始,不行,不行,要解除婚约,特别可爱。
2 i: H' J# s/ W9 `5 Y/ J) P, z+ u5 r( Z( z; V; F
然后,再奔去找哥哥的路程中,大概杜云芊自己也不会想到,到目前为止最戏剧化也是最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 z( b- a3 e2 K7 P8 D

  s0 I4 K- x" |; U/ c; U说实在的,英雄救美这个桥段,我自己写东西时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的,因为一般说来太狗血太琼瑶的剧情已经被写滥了,再要出彩,就非常非常困难。 " Q. F. p, w) F0 R
  x$ \* O- p6 `; P+ O9 Q! I3 _
但是这一段交给六合,我一点都不担心。除了画面感,我觉得六合还有另一项很突出的能力,当然这种能力需要强大的功底来支撑——那就是化狗血为神奇。(除了甜蜜同人我还看过六合别的小说,这是题外话了)
( l/ X# a  ?9 p+ w. g3 ?0 B
: h2 J8 g& U3 p言归正传。徐世杰在这里以一个很不光彩的形象出现了,而且是很经典的不光彩形象。当然,如果大小姐也是“经典”地“啊啊啊啊你是谁!你不要过来!!救命啊!!”就狗血了——这也是我说六合有一种化狗血为神奇的能力的原因——
8 X" k; x4 M# ?" ~$ K. j% y
: @# z; J  V/ ^" J9 e, f! x她居然在盘算。 : H. J$ {  Y. t7 J7 k2 }: P

: ?, s2 z' h9 E2 d/ W同志们啊,这是个啥情况啊,杜云芊真不愧是杜司臣的妹妹这种情况下了居然还能根据敌我以及援军情况适时调整战略战术,短短扑过来的档口思索经典防身术的招数也就罢了,在听到哥哥声音的一瞬间脑子里的小恶魔冒出来举钢叉并迅速调整行动——我想说杜家在告白里这种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架势真不是白来的啊!
( h( G6 J: v$ U" n
: `9 X. x+ Q0 m: N而杜司臣,显然想不到这么多。
, E% L2 b" n; [4 A# U$ M! a! j. g9 @8 H7 i+ a! U& g  W
这里的杜司臣,再用别的语言就累赘了。原文的五个字足以。
; Y2 v) X- Y. Y& {/ }: y# A3 f% X( J& B$ A
磅礴的恐怖。
9 |, o3 ?3 s; _* r+ x" X5 M9 i7 {! E
哥哥的气质一直是内敛的,甚至是压抑的。哪怕是发怒,也在他强大的理智控制之内。然而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不寒而栗——连发怒都可以控制自如的人有多可怕,年纪渐长越会体会到。
2 K5 U" d* |7 U0 W5 A4 t1 l当这个控制自如的人爆发出不可控制的愤怒的时候,就是文中说的,磅礴的恐怖。
0 S$ q8 Q! L: m, b: ^6 E
1 I" l4 E( V$ V: @* b如果不是要先去顾着云芊,徐世杰一时半会还逃不开麻烦。 - P5 A0 Z3 N9 [/ K$ {; w! I8 K
" y' W5 e, v( U- v6 K) K6 S
但也正是因为要去顾着云芊,后果比起仅仅是麻烦来要严重几十倍—— ! c4 @8 z) Y2 a0 D

3 j+ P( o4 W$ r( a5 S她被轻薄了。 / v' ~& W( l) C( O# B6 H2 E
6 R, U# F: \4 v! J8 @
杜司臣看到的就是这样。 7 N4 c: n$ b$ _9 C8 E: g( F

% G& t- b7 y( s: w; ~' _所以众目睽睽之下那打到徐世杰滚了两滚都爬不起来的一拳,出手其实还是轻了。
& W- W0 f6 ~+ E" e5 [4 I3 ?
  s) P. a* l0 n) ], f3 v夏以军的聪明处之一在于,他不会主动或被动挑战杜司臣的底线。徐世杰的愚蠢也在此。很不幸,杜司臣的底线,就是杜云芊。
, Q8 G5 U, l8 ^* w8 O- t. A) _& |" i8 Q& H( A( E5 d9 O" I& H' l2 v
至于嚷嚷着“你是哪根葱”然后被教训被夏以军报以同情眼神的房地产小开徐世杰——成为笑话也就太顺理成章。大厅里的宾客和屏幕前的读者,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出丑,见证他沦为笑柄的时候也看到了,一个带着禁欲主义气质的杜司臣是如何震怒爆发然后还留下让人脊背发凉的余威。
  W2 {7 m. t5 [. Q; r0 a5 u8 u- R) v* |
我相信这一幕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夏以军后来的举动。
, m* e9 U( l  I) ?5 S7 n" N" ?5 `% N4 {& }
(待续). ]8 O) \" e% Z  K

  Q* H, e$ O/ \8 a: t
4 ^0 |3 [6 ]" B* E
留与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4

主题

305

帖子

193

积分

实力偶像

Rank: 5Rank: 5

积分
193

王瑞恩黎华紀翔

QQ
 楼主| 发表于 2012-8-5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司臣的怒火一直燃烧到出门,到上车,到呼啸行进的宾利中突然的刹车和被猛砸的方向盘。
  \4 S2 |- [  M0 k
) X% W2 u0 U9 t& y& f7 ^0 B0 E7 k云芊并不知道自己心里举着小钢叉的恶魔给杜司臣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或者说,即使是深爱着他的杜云芊,也在杜司臣强大完美的自我控制能力以及层层障碍之下,低估了她对他来说有多重要,甚至某种程度上忘记了,虽然他那么强大冰冷镇定自如,其实,他也才不到三十岁而已。6 m8 k4 _! K1 w' _: N- ?0 n

8 z7 ?5 n/ v9 C; d——真正受到折磨的人是他,折磨的来源是那种被自己的理智硬生生压下去的,眼看着云芊被轻薄的愤怒。
' q' Y# o) Y2 b6 r2 ~& E/ N) O( E9 s5 w2 f: O, J
以及,一瞬间的诱惑。荷尔蒙的吸引。柔软暧昧的气氛。
+ I& x, o" h, B  p+ D; |
2 H, Z  G9 n0 s$ |: k/ }你,不吻我吗。
: E  q# m) ~# l9 r
3 u" O% J( S* H$ |3 t明明彼此相爱,不是吗。5 V7 {  ?: m* X- ?4 `: ^6 F+ e8 T
% w8 ~: w- i& L/ T/ g1 I& V  @8 P
明明应该交换灵魂和心,不是吗。$ H8 A! K% O/ ^/ }* ^0 M

4 B4 Q* Q5 |) n# m- A+ c9 F) Z# \8 }只是他的失控那么短暂,一秒之后他清醒而冰冷地推开她,芊,我们是兄妹。
( L: r' a0 H/ @& C' O3 T( ?. c! ^. ^, t6 `, f" X; J( ~# M
他抱着她,安抚她,告诉她这样的事任何一个兄长都会失控。他的声音平稳,只是语速有些稍快,似乎理智从来不曾离开过他,好像情感在他身上从来都只是影子一样的存在从没有走上过前台。5 \# M# X, F' W' d4 R. K: P/ }
) T% y/ \) b& ]. P( j
看到这里忍不住对这对兄妹间的秘密又增添一层疑惑,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有动摇,即使有着无比强大的能力财力依然要恪守着这最后的界线——到底是为什么呢?, `% @" O# p! U# O* |- K1 r
) t# @: h1 W# S3 a/ X; j: p
这个秘密从一开始就扎入文中,现在看来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揭晓。但从这一节杜司臣尽力压抑后依然可怕的爆发来看,云芊记忆里那些残缺不全的碎片,一定不会简单。
- q/ \: H; H. T9 e. F$ R. B& V: Z/ x: x% \/ Z
否则,他不会这么快就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冷静得让人害怕。: `3 _. E+ Q, {/ d" t
3 }4 G3 }1 C3 ?) o
他说,你是我最重要的,妹妹。# o! g! w' c0 j* y6 ]9 y6 Z5 P
: P5 L, s) ?3 f. g7 d
于是她睡不好,梦境里反复出现那一句破碎不全却无比重要的话。$ O5 [- E" g* u. K7 B3 Z

" u6 n' w4 v; p& c+ U而对于他来说,愤怒却丝毫没有停止的势头,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式。
6 h7 A) X! Z2 q% k  I2 i3 V
+ r! j; I. s4 n/ o' ]至于何时爆发,怎么爆发,那就不是城仲瑄或者夏以军或能理解的了。
. g5 d# V  P' f8 `$ r. s
/ U3 Q* K) o+ h: Y9 Q(待续)
; ?) |: l" @9 {) c8 v& u3 X# C
留与他年说梦痕,一花一木耐温存。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6年3个月6天

GMT+8, 2020-6-4 07: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